登录

关店900家、管理层换人,CVS以大动作应对2024大变局

作者: 姚敬 2024-01-20 08:00

1月12日,CVS Health表示将在2024年初关闭Target旗下的部分CVS药店,此项工作将于2月开始至4月结束。CVS Health目前总共拥有9000多家药店,其中有近1800家位于Target商场内。


随着医疗保健行业在2023年的疲软表现,包括CVS竞争对手Walgreens Boots Alliance在内的美国连锁药店一直在实施成本削减计划以应对市场的变化。CVS此次举措,除了对人口变化、消费者购买模式和未来健康需求进行评估后采取的布局调整外,继续其战略转型也是重要的诱因。CVS表示随着公司业务的转型,最迟于2024年总共关闭约900家药店。


同时,从1月5日开始,CVS陆续调整了公司管理层。Tom Cowhey被任命为新的首席财务官(CFO),收购的Oak Street Health负责人Mike Pykosz除了继续管理相关业务外,还被任命为医疗保健交付总裁。Erin Condon被任命为正式CMO,并同时担任店面营销和店面体验副总裁。


Tom Cowhey加入CVS之前,曾长期任职Aetna保险,负责战略和财务角色,其后Aetna被CVS以690亿美元收购,是CVS发展过程中的里程碑事件。担任CFO之后,Tom Cowhey将管理CVS的整体财务战略。Mike Pykosz在Oak Street业务之外,还要帮助统一CVS的护理交付业务,从而使新旧业务之间有机融合。而Erin Condon,将推动闭店之后,CVS药店的进一步转型。


新年伊始,在宣布闭店计划后,CVS在财务、新业务和药店三条线上动作频频,既意味着过去这三条业务线出现了问题也预示着2024年注定不平静。成立逾60年的CVS,正以不破不立的方式,中年转型。


高营收中潜藏暗礁


截至2023年Q3,CVS的营收仍以同比10%的速度增长,然而水面之下却暗藏凶险。


尽管以连锁药店著称,但经过多年发展,CVS已经转型成为一家跨多个领域的综合健康解决方案提供商。


2023年,CVS将业务板块做了调整,划分为医疗保健福利(Health CareBenefits)、医疗健康服务(Health Services),药房和消费者健康(Pharmacy & Consumer Wellness)和企业/其他(Corporate/Other)。而2022年的业务板块是医疗保健福利(Health Care Benefits)、药房服务(Pharmacy Services)、零售及长期护理药房(Retail/LTC)和其他。


从商业模式上来说,CVS早已摆脱单纯的药店模式,而是发展成为一家全方位的医疗服务机构,从保险到护理、从医生到药品,CVS希望用户“永远”都在其服务网络之中。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还是出现诸多问题。而这些问题也在财报中反映出来。


尽管2023年的整体营入还在增长,但利润却不见长。从财报数据中可以看到,Q1和Q2,调整后营业利润同比分别降低5.1%和10.4%,到了Q3虽然同比略有上涨2.5%,但环比来看,并未呈现上升迹象。


未命名 3342343223.jpg

CVS2023年Q1~Q3部分营收情况,数据源于企业财报


CVS预计其2023年度整体营收在3515亿~3573亿之间。调整后的每股收益为2.21美元,高于华尔街一致预期的2.13美元,但同时又调整了2024年的收益预测,预计2024年总营收约3660亿美元,这是其连续3次下调年度业绩目标,调整后的每股收益为8.5~8.7美元,相较之前预测的9美元有所下调,与此同时还撤回了2025年调整后每股收益10美元的指导。毫无意外地,CVS股价应声下跌3%。


如果试着从财报中找寻原因,可以看到药房和消费者健康业务或是其中关键。


由于陆续并购了两家公司,CVS在2023年调整了财报中的业务结构,药房和消费者健康业务包含了过去药房服务业务及药店零售业务。虽然从数据上来看,该业务表现良好,三个季度都处于同比增长的状态,但CVS在改变其细分报告结构的同时也改变了会计和报告惯例,让市场对此有一定疑虑。


未命名.jpg

药房和消费者健康业务营收,数据源于企业财报


药房和消费者健康业务调整后的营业利润,Q1~Q3分别为11.3亿、14.1亿和13.9亿,同比下降了27.9%、17.4%和0.9%。CVS将此归因于与疫情相关的检测和诊断销售量下滑,但正是因为疫情的暴发,使得CVS的股价强势攀升,在2020年10月~2022年2月期间,从每股56美元跃升至约103美元,接近翻倍。


数字不会说谎,在2023年这样的大环境下能维持两位营收的增长,说明CVS多年来的业务布局初见成效,但利润持续下滑的背后,也说明CVS正面临诸多挑战。


数字背后的业务危机


CVS以药店业务起家却又困于药店业务。


零售药店的增长逻辑在于体量。随着营收的增加,成本也会相应上升,只有当药店体量足够大,通过降低药品成本与运营成本,才能有效提升利润。在美国还要考虑PBM的因素,因为控费的原因,支付方和PBM对于压低药价的意愿极高,支付端的收紧,使得药房利润空间持续被压缩。


PBM作为美国商业保险公司用于提高医保资金利用效率而设计的医疗保障基金控制模式,长期以来透过PBM机构平衡协调包括政府、保险机构、制药商和患者等多方的利益。PBM机构提供包括药品目录管理、药品邮购服务、处方赔付申请的处理、药品利用评价、推荐临床路径以及疾病管理等服务。此前,PBM机构占据了全美80%的处方药市场。


尽管CVS通过垂直整合,已经是美国三大PBM机构之一,并拥有超过30%的处方药市场份额,但PBM业务在2023却遭遇了挑战。


2023年8月,美国非营利性健康保险企业加州蓝盾保险公司宣布放弃使用CVS旗下的PBM业务,转而采用分包模式,CVS股价应声下跌超9%。


蓝盾保险公司将PBM需求分拆至5家不同的供应商处,包括提供药物配送服务的Amazon、提供低成本药物的MCCPDC、负责处方药索赔事务的Abarca、负责药价谈判的Prime Therapeutics,而CVS仅继续提供特药服务和患者教育。


从结果来看,MCCPDC是一家提供平价药品的公司,此前因销售修美乐的仿制药Yusimry,并且售价比原研药低85%,而被艾伯维指控。蓝盾选择与其合作,降低药品成本的意味明显。


从分拆本身来说,尽管面临如何保证各家分包公司之间的协同效率的问题,但在蓝盾保险试图获得PBM业务直接控制权的意愿面前,这些问题可以暂时被忽略。事实上,不只是蓝盾这样的保险公司在试图减弱PBM的影响力,监管机构同样如此。


从美国国会、联邦贸易委员会到州立法机构以及各监管机构都在针对PBM模式制定更为严格的监管政策。如美国参议院财政委员会曾通过一项将回扣和收费结构从药品清单中剔除,以抑制PBM将更昂贵的药品列入处方清单的法案。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也推进了一项迫使PBM机构公开如何通过回扣提高利润、而非改善民众健康状况的做法,并要求所有折扣都用于降低患者费用的法案。


而在美国州立法机构中,2023年已有40多个州提出了近150项用于监管PBM的法案,其中有10余项已经颁布。弱化PBM影响力成为未来一段时间的内的趋势。


尽管PBM机构和营利性保险公司并没有改革的意愿,但在非营利性保险公司和企业自保客户(ASO模式)这些非常注重成本的用户倒逼下,CVS也不得不采取一系列改革措施来顺应市场需求。毕竟这类企业用户在CVS客户群中占比不小,失去他们会对盈利产生重大影响。


对外收购,对内调整


成立几十年,CVS的发展之路就是遵循市场需求不断变革。


自1963年成立开始,经过数十年的并购发展,CVS成为美国头部连锁药店,早在1999年,CVS通过收购线上药店Soma,进军线上业务。之后在2005年,CVS超越竞争对手Walgreens,成为全美连锁药店龙头。


对于并购发展转型的道路,CVS可以说是驾轻就熟。


既2022年以80亿美元收购Signify Health后,CVS在2023年又以106亿美元并购Oak Street Health。


Oak Street Health在全美21个州经营初级保健中心,多数位于相对不太繁华、医疗服务质量较低、医疗需求不能被很好满足、医疗上的不必要支出较高的地区,其目标受众主要聚焦在符合Medicare(医疗照顾保险)资格的人群。Medicare主要是美国政府为65岁及以上老年人、或不足65岁但有长期残障的人士提供的政府医疗保险。


无论是Signify Health还是Oak Street Health,尽管业务模式稍有不同,但都属于家庭医疗业务。


CVS首席执行官曾表示,虽然家庭医疗仅占全国医疗护理支出的10%左右,但对医疗护理具有重大影响力。之所以如此表态,是因为家庭医疗业务不仅仅是新的业务补充,而是会与现有业务实现组合互补。通过将不同业务线的客户群体打通,实现全业务覆盖,并且将多条业务线融合,有效降低成本,以更低的综合服务报价来赢得支付方的青睐。


对于药店业务来说,近年来面临的竞争不断加大,如果只以药店既有的服务形式进行拓展,显然难以为继。家庭医疗作为一个与主营业务关系密切、有大量客户来源、同时能增加企业收益的选项,自然成为了新的战略支撑点。


但要发挥这个支点作用,还需要CVS内部快速打通新旧业务之间的壁垒,实现会员共享业务共通。对于Oak Street Health负责人Mike Pykosz医疗保健交付总裁的任命也志在于此。


面对这样的战略支点,CVS并购拓展之路并非一帆风顺,不仅老对手Walgreens经常参与竞争,还有互联网巨头Amazon也来掺和,后者就曾“截胡”CVS对于One Medical的收购。


此外,伴随着监管部门对于高药价审查的趋严,CVS宣布变革其处方药报销方式。新定价方法名为CostVantage计划,根据药品成本、固定加价和患者管理费建立透明公式为依据进行报销,计划覆盖全美约9500家药店。CVS计划在2024年开始,通过旗下包括药店、PBM以及各合作伙伴一起推动此项改革。


CVS此举有可能是向MCCPDC的定价模式看齐,比如以高于药品成本约15%+药店运营成本的方式定价。在新模式下,CVS将从PBM处获得固定费率的报销。CVS表示将在2024年第二季度把新报销模式推广至部分第三方现金折扣卡合作方,从而进一步改变零售端医疗保险报销方式。


可以看到,宏观经济压力已经传导到传统的处方药定价模式上。CVS执行副总裁曾对外表示,由于通货膨胀和新药成本上升,原研药价格持续上涨,进一步拉大了仿制药和原研药之间的成本差距。原有的报销模式并不适用现在和未来,变革的时机已经来临。


亲自下场,投资仿制药


相比另外两家PBM机构,CVS推动仿制药的打法更加直接。


2023年8月,CVS宣布成立一家名为Cordavis的子公司,投身仿制药市场。


Cordavis成立的同时,就与山德士签订合同,从2024年开始,将以修美乐原价80%的价格推出名为Hyrimoz的仿制药。据艾伯维的数据,2022年修美乐在美国销售额高达186亿美元,而2023年前三季度,修美乐在美国仅售出94.2亿美元,市场份额遭多家仿制药蚕食,下滑明显。


2024年伊始,Cordavis表示从4月份起,将老“药王”修美乐从部分药物报销清单中移出,并将优先推荐该药物的仿制药版本。此举也迫使艾伯维与CVS达成协议,与Cordavis在第二季度推出联合品牌版本的修美乐,用于要坚持使用修美乐的用户。CVS Caremark的用户将从中节省不少费用。


CVS以连锁药房起家,随后的发展向着打通整个纵向产业链开始了并购,但其在药品销售端依然有着相当的话语权。围猎老药王修美乐只是一个开始,出于削减药品成本的考虑,未来Cordavis这个仿制药子公司或将频繁出现在我们眼前。


连锁药店的未来


“脱实向虚”并非药店的未来。


虽然市场上有很多声音说CVS正在将自己的重点业务从实体店转移至其数字平台,理由包括2023年宣布的约5000人的裁员计划,以及持续关闭的连锁药店,但CVS自己却不这么认为,在其最新发布的Rx报告中,委托第三方机构对超4000名消费者及数百位医生和药剂师进行调查,希望从中发现连锁药店未来的发展方向。


首先是一组数字:


近70%的美国人更喜欢去药店来满足他们的医疗保健需求。


有近1/3的美国人每周会去一次服务他们的药店。


有90%的美国人认为,数字化药店体验可以增强患者的整体体验。


有约40%的少数族裔每月至少亲自到药店几次,与药剂师沟通医疗保健需求。


CVS的结论很简单:药店的未来既是数字化的,也是面对面的


数字化创新可以提高患者和药店团队的效率,从而改善消费者和药店团队的体验。有81%的消费者表示,他们正在使用数字技术与药店互动,而数字化工具在处方跟踪,处方发放,药物配送以及药剂师预约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在CVS的报告中也提到了,患者在经历疫情后,更加依赖并信任药店团队的服务,并且有超过3/4的美国人表示与当地药店的药剂师讨论自己的个人健康或家庭成员的健康问题会让他们感到放心,并且有84%的消费者表示,药剂师在为其提供健康管理服务方面发挥着重要角色,包括改善药物依从性和慢病管理建议等。


不仅仅是患者,对于在药店工作的药剂师而言,数字工具的加入使得柜台工作的效率得以提升,从而药剂师能有更多精力和患者面对面打交道。大多数药剂师都表示有兴趣在履行处方职责之外,为顾客提供更多服务。


为此,CVS认为具有数字化能力的社区药店才是未来,社区周边5英里范围内的药店将是数字化建设的重点方向。


具体来看,CVS开始重点打造HealthHub门店,相对普通门店,HealthHub拥有便民诊所(Minute Clinic)、检验区和健康管理区等功能。同时,将CVS会员服务CarePass与之打通,用户可以在Minute Clinic上在线问诊并获得处方,由CVS药店配送上门。


CVS希望在社区范围内完成从问诊到开药、从慢病管理到健康咨询的整体服务。今后,随着CVS对Signify和Oak Street业务的整合,还能依托药店,为当地社区用户提供上门医疗护理,从而将用户牢牢绑定在自己的服务网络之中。


从这个角度而言,关闭部分位于Target商场内的药店,而专注于打造更靠近用户的社区药店是符合其战略意图的。


此外,数字化医疗平台近来的发展趋势,也印证了CVS这份报告的结论。


以美国另一家数字医疗保健服务商Teladoc Health为例,2023年,Teladoc的业务未见显著增长,每个签约成员的会员数量和收入都在下降,股价自疫情爆发以来,下跌了约70%。并且不仅是Teladoc、包括Babylon Health、Talkspace、UpHealth以及American Well等线上医疗保健服务提供商,股价都大幅下跌。似乎市场对于这类纯数字化医疗平台已经不感兴趣。


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依赖app、算法、视频和AI的世界里,从逻辑上来说似乎应该很容易接受医生进行远程咨询,减少线下看诊的奔波劳累,但现实中却并非如此,无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在数字工具之外,都需要面对面的方式。


可以看到,社区药店正成为医疗保健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尽管CVS面临一些短期问题,但围绕用户基于社区药店打造有价值的医疗服务网络已经成为CVS坚定的战略发展方向。无论是支付方式的改革还是入局仿制药以及管理层的调整都是为了这个大目标而服务。


纵观CVS的发展,也给了国内各大连锁药店一些启示,规模化之后,路该如何去走?期待未来国内连锁药店也能走出荆棘之地,迎来自己的康庄大道。









参考资料:


Biopharma Dive:CVS launches new venture in biosimilar drug experiment ,Biosimilar makers split strategies in bid to take on top-selling Humira


prnewswire.com/news-releases/cvs-caremark-accelerates-biosimilars-adoption-through-formulary-changes-302025679.html


CVS’drug price revamp may not help consumers much


相关赛道 药械流通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姚敬

分享
动脉橙
以上数据来自动脉橙产业智库

我们以独创的在线数据库方式,为健康产业人士提供全方位和实时的市场资讯、行业数据和分析师见解。现已覆盖数字健康、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近500+细分赛道,涉及公司名单、招投标、投融资信息、头部企业动态等各类数据并持续更新。

点击 【申请试用】了解动脉橙产业智库更多内容。
精彩内容推荐

裁撤医疗部门!医疗巨头们也差钱了

医联MedGPT诊断命中实现突破!借技术创新持续辅助医生、赋能医疗

企业健管增收超80%至10亿,平安健康踏上管理式医疗的新长征

2023数字医疗年度创新白皮书:近百政策及审批昭示落地加速,半数融资关联人工智能

姚敬

共发表文章89篇

最近内容
  • 破局5年5%生存率,默沙东与国内药企共闯这一蓝海市场

    2024-05-02

  • 三英战诺华,眼科药物混战开启

    2024-04-20

  • 最成功器械赛道迎来迭代周期,谁是卷王?

    2024-04-18

上一篇

李嘉诚旗下基金投资,CRISPR先驱以表观遗传释放基因编辑制药潜力

2024-01-20
下一篇

超20家机构押注、哈佛遗传学大佬领衔,这家公司已开启“返老还童” 密码【衰老标志物检测】

2024-0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