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新十年的开端,互联网医疗2022年会是什么样?

张晓旭 2022-02-01 08:00

十年长跑后,互联网医疗又迎来新一个十年,2022年是开端。


过去十年,互联网医疗在提升就诊效率上发挥了极大作用,从预约挂号到在线咨询、互联网诊疗,从单一环节的服务到全流程服务,从地方先行先试到顶层设计肯定与鼓励,已成为医疗服务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近两年来,互联网医疗还在疫情防控中有了突出表现,紧急情况下弥补线下服务缺失,因此让行业获得快速成长。


新一年、新阶段、新希望,行业将走向何处?在这个特殊节点,动脉网与业内多位管理者进行了对话,共同探讨行业趋势。


新一年的共性与分化


目前,HMO、互联网慢病管理、互联网全病程管理等,成为互联网医疗服务模式的高频关键词。业内人士认为,2022年互联网医疗与传统医疗体系将进一步融合,深入医疗“核心”,通过数字化能力为新医改、分级诊疗、基层医疗等赋能。在此过程中,不同企业解决传统体系中不同环节的难点痛点,行业将因此形成更明显的分化。


>>>>

以政策为导向,在传统体系改革中体现价值


过去数年内,在行业不懈探索下,互联网医疗业态百花齐放,衍生出数字医疗、健康咨询、医药电商等各类业务模式,但不少依然徘徊在医疗“外围”。微医集团董事长廖杰远表示,这两年,尤其在疫情催化下,数字医疗正加速切入医疗“核心”,2022年同样如此。在这一过程中,需要将底层的数字化能力与机制创新相结合,打通医保支付、形成“医药”闭环,并在体制机制上实现三者的联动,服务模式和服务质量才能有看得见的改变。


“2022年,互联网医疗服务还将更加深入基层。”廖杰远认为,我国医疗最大短板在基层,数字医疗施展空间也在基层。近年来我国大力推进以分级诊疗改革为重要抓手的新医改,数字医疗以其去中心化、互联互通等特点,为大医院缓解压力,为基层医疗机构提升能力,为支付侧提升效率,将在新改革进程中体现重要价值。


“医疗服务的供需两端都存在巨大提升和变革需要,也就为互联网医疗带来了巨大机会。”微脉创始人裘加林认为,一方面,国家基本医疗“强基层、保基本”的功能属性长期不会改变,但同时也要满足大众多层次、个性化的医疗健康服务需求;另一方面,要不断满足医生高效率地解决现实问题并产生价值的需求,以及通过自身专业技术和服务来获取阳光回报的需求。所以,以数字化能力赋能、服务运营提升等手段去做大服务增量、优化服务效率,充分满足供需两端需求,是行业发展的大方向所在。


圆心医疗科技执行董事吴芳也认为,“健康中国2030”为互联网医疗指明了方向,也提出了新要求。在医疗同质化的背景下,互联网诊疗回归“医疗”的根本定位;以健康维护为目标,互联网+院外管理也将成为行业发展的重要形式。


在服务更加深入的前提下,规范化的诊疗路径也应成为行业关注点之一。在线下,疾病诊疗往往会依据相关指南或专家共识进行。而在线上,互联网医疗在过去的创新过程中,产品、服务、流程均由各家公司根据自身技术或资源特点进行设置,缺乏指南或共识类的标准。


京东健康互联网医疗事业部总经理肖建波表示,新的一年,互联网医疗发展会更深入、更全面,用户、医生、医院等相关方的参与度都会更强,覆盖预防、保健、诊断、治疗、康复的线上线下一体化服务模式构建进程将进一步加速。与此同时,互联网医疗服务产品将更标准、更规范,会有越来越多的地方标准、行业标准、国家标准出台。


>>>>

医疗的复杂性决定了更多创新点与细分赛道


在大方向存在共性的前提下,细分也会产生。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兼CEO王航表示,医疗行业非常复杂也非常琐碎,有许多值得提高的地方,产生的机会点也特别多,企业不可能都挤在同一条赛道上,一定是分散去解决问题。围绕行业各种各样的痛点去做探索和创新,这可能是未来分化的方向,未来整个行业也一定会百花齐放。


肖建波也认为,随着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参与方越来越多,可能会有更多参与方在细分疾病领域、细分场景上深耕。


“业内看发展趋势的角度不太一样,有人关注政策,有人关注技术,我们更关注用户需求。”丁香园创始人、董事长李天天介绍,以前用户关注生不生病、生病后咨询如何买药等等。但现阶段,尤其是经历了疫情之后,用户在饮食、运动、护肤、睡眠、心理等方面都表现出了新需求,更关注个人防护、营养搭配、心理疏导等问题。2022年或者未来两三年,要通过产品和服务的相应变化,去满足用户需求的变化。


监管新规的约束与鼓励


2021年10月,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发布了《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细则》),是自2018年《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等三大文件出台以来,国家卫健委针对互联网诊疗发布的首个细则文件,也是2021年互联网医疗行业最重要的政策文件。


不过,《细则》目前尚未正式实施,2022年,《细则》有望正式出台,对互联网医疗业务形成更实质性的监管。


>>>>

行业规范程度加深,“低小散”或将出局


在王航看来,“规范发展”已经贯穿了整个2021年,并有几个标志性事件:年初,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推动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规范发展”;4月,有媒体曝光部分平台线上处方药的不规范行为;5-7月,宁夏作为国家级“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区开展了行业自律规范的一系列工作,包括启动互联网诊疗规范执行情况的评估课题等;10月底,国家卫健委发布《互联网诊疗监管细则(征求意见稿)》。


“2021年的行动主要是政府、行业协会、媒体这几个层面开展的,落实到企业行动、具体业务上,应该会在2022年。”王航表示,目前已经能看到业内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一些平台的处方药销售逐步开始规范。“政策在2022年必将转化为企业业务发展中的各种合规动作。对创新行业来说,一旦规矩树立起来,大家才会真正去关注行业的难点、痛点,去啃那些‘硬骨头’,去做那些真正能够带动业务发展、带来社会价值的事情。”


廖杰远提到,2021年,无论是整个互联网行业还是互联网医疗,国家政策都在逐步收紧、加强监管,合规发展成为行业底层法则。“新规释放出明确信号——互联网诊疗要与实体机构提供的诊疗服务做到最大限度‘同质’,让互联网诊疗回归到‘提供严肃医疗服务’的定位。这个信号将会在2022年以及更远的未来对行业产生影响。”


首先,行业赛道趋于分化;数字医疗、医药电商等赛道之间有了更清晰的界限,也更容易专注各自细分领域的服务,益于行业长远健康发展。其次,行业集中度提升;新规提升了互联网医院的技术和运营门槛,将逐步出清“低小散”,技术平台更完善、运营更成熟的大型互联网诊疗平台、“高精尖”平台将受益。最后,将加速医保规模化购买互联网诊疗服务的进程;新规将推动互联网诊疗服务统一标准的建立和数据互联互通、数据共享等功能的实现,更有利于医保基金对于互联网诊疗服务的规模化支付。


如果说平台型互联网医院更多面临规范运营的问题,公立互联网医院则需解决在规范化基础上如何有效运营、高效运营的问题。裘加林表示,公立医院自建互联网医院,技术成本高、缺少专业运营人员。“新规实施后,运营制度会越来越规范,业务流程想要跟上脚步,就必须要加大运营及研发投入进行迭代升级,这无疑是巨大挑战。所以,医院更加需要专业的、有实力的第三方公司来发挥中台优势,用成体系的解决方案来辅助进行互联网医院合规、有效运营。在这种合作模式下,第三方提供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及相关服务,实体医院——尤其是大三甲医院则更专注于疑难重症、住院、手术等治疗。”


>>>>

严守安全底线,行业可渐入佳境


不过,从更高层面看,《细则》为行业带来的变化是在一定约束条件下健康发展,而非纯粹的“利空”。


据李天天回顾,《细则》征集意见前,已经在行业内进行了深入调研,与企业进行了互动交流,在行业内形成广泛共识。“在线下,带金销售、统方等行为是不合规的,新规是要采取预防性措施防止这些行为改头换面发展到线上。互联网医疗企业只要坚持合规业务,就不会产生风险。新规为企业划定了一条底线,关于诊疗安全、处方安全、用药安全的底线,但并非阻碍行业发展;相反,是促使行业在坚守底线的前提下,发展得越来越好。”


“新规对互联网医院的分类、诊疗范围的界定延续了此前文件的规则,与一系列利好行业发展的政策一脉相承,是对互联网医疗行业规范且健康可持续发展的保护,以及对新业态的支持。”吴芳判断,新规出台后将让互联网医疗告别过去的“野蛮生长”,进入规范、高质量发展阶段。


肖建波也提出,新规让行业参与者有更清晰的规定可依照,在明确基本诊疗底线的前提上,给予了相关参与方一定的探索空间。


新阶段的乐观与保守


过去两年,互联网医疗行业迎来了高速发展。但是,医院和医生支持力度有待提高、用户使用习惯尚未充分形成、支付体系还不成熟等,仍是行业发展无法回避的问题。新一年或者未来几年,这些问题是否可能产生突破?怎样突破?业内人士也对此进行了探讨,并持有不同观点。


>>>>

乐观:规模效应将产生,与传统体系紧密结合是突破点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公立医疗机构一改此前保守的态度,积极探索互联网医疗,医院和医生的支持力度会进一步提高,互联网医院建设和运营等形式会成为不容小觑的行业力量。” 肖建波认为,在此情况下,用户习惯会逐渐产生规模效应,用户与用户间相互影响,将推动互联网医疗从医疗服务的“补充品”向“必需品”过渡。


吴芳表示,在防疫常态化背景下,随着用户习惯的养成,未来一年互联网医院数量、在线医生数量、患者问诊量等都会迎来高速增长。


那么,突破点会在何处?


“做医疗健康服务的企业,现阶段一定不能脱离公立医院,这是我们认为的胜出者需具备的基础素质和能力,也是难点。”裘加林提到,从宏观趋势上看,公立医院在相当长的时间里依然是主流,民营作为延伸和补充,以用户体验为中心的互联网思维将会被带到医疗行业中,引导行业从治疗为中心转向健康管理为中心。未来在这一赛道胜出的企业,必然是能够真正为医院、医护工作者及大众解决实际问题,认真做好医疗健康服务的企业。


廖杰远对突破形式进行了归纳,他认为,“医疗联合体”与“健康责任制”将成为行业难题突破的2个关键词。互联网医疗以往的服务模式是“单点式、浅层次”的,一直缺乏能够充分释放价值的落地模式,而医疗联合体建设已成为中国医改主轴,也将是互联网医疗“打好翻身仗”、发挥巨大价值的关键。


同时,医疗健康体系正积极推动从“以治疗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医保基金正从过去的“按发生、按次付费”,逐步开始推行“按人头”“按病种”等按效果付费。这一背景下,依托于互联网医联体,深度打通医保、商保和供应链体系,构建“按效付费”的区域闭环的医疗体系,落实“健康责任制”,将最终建立中国式的健康管护组织,在为大众提供覆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维护时,也兑现互联网医疗的产业价值。


>>>>

保守:行业仍处于探索期,难题突破并非朝夕


例如,王航所持的观点是,医疗行业很复杂,所有突破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量变积累才能产生质变,而目前在各个方向都还处在探索期。


“举个例子,在互联网医疗系统原有的医生端,以医生使用为主,但单一的医生角色许多问题无法解决,开出医嘱后大量工作需要不同岗位的医务工作者来协同完成。所以,我们在平台上引入了护士、药师、康复师、营养师等多种角色,他们上来后能做什么?平台会变成什么样?这些都是未知的。”王航称,这些问题还没有确切答案,不能说是突破,仍然是摸着石头过河。


王航认为,医保同样如此。“部分从业者梦想着有一天医保突破,订单量和营业额飞涨,但这是不现实的。如果医疗订单量飞涨,说明大众健康状况出了大问题,医保基金也堪忧。所以,医保谨慎地对接互联网医疗,谨慎地制定支付策略,是医保部门发挥其监管作用的体现。真正理解这个逻辑后,就不会有‘接通医保实现大规模增长’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了。”


李天天也表示,以疾病为中心的互联网医疗,在商业层面看,付费方少、线下运营过重、风险高、频次低,存在诸多难点,并且这些难点还相互“纠结”,很难逐一突破。“疾病的‘上游’是健康生活方式,监管少、需求频次高,付费方多样,也无需做太重的运营,因此有多元化的商业机会。如果一定要聚焦在疾病这样的‘下游’,那就要有足够的耐心。”


此外,裘加林还提及行业发展中的风险点,他认为,疫情带来一个重要启示:小概率事件不会因为概率小而不发生,相反,只要有发生的概率,就要为之准备。“即使所有人都看好互联网医疗,认为它处于历史上最好的发展阶段,但所有变革都不是一帆风顺,我们要时刻关注和考虑如何应对行业发展过程中的反复和偏离。”


的确,任何创新都是在曲折中前进,只不过,医疗的特殊性使得互联网与之结合比“互联网+”其他行业更加漫长。无论如何,迎难而上皆为勇者,在新的一年、新的十年,让我们对互联网医疗行业及从业者再多一些支持与鼓励,多一些破题思路与建设性意见,多一些耐心与等待。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推荐阅读

美国糖尿病协会强调肥胖患者新药治疗的创新

CISION 2024-06-24 02:45

Fractyl Health在美国糖尿病协会第84届科学会议上的总统精选口头演讲中介绍了Rejuva®单次给药GLP-1胰腺基因治疗的持续体重维持和改善身体成分的新临床前数据

GlobeNewswire 2024-06-24 01:30

Kent Reifschneider博士为儿科医学爱好者设立了著名的奖学金

GlobeNewswire 2024-06-24 01:19

张晓旭

共发表文章232篇

最近内容
查看更多
  • 策略设计、业务陪跑、集约运营,非标体健康险难题这样破解

    2024-06-16

  • 一脉阳光今日上市,“医学影像服务第一股”诞生!

    2024-06-07

  • 最高奖50亿,13城围抢创新药

    2024-06-02

产业链接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