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亿美元分子》的冒险故事:创新药“鬼才”8年不融资

作者: 王瑾瑶 2022-05-27 10:00

今年,是福泰制药走出的科学家程家维教授,带着锐瑟生物走入first in class新药研发的第9个年头。

 

当时以仿制药为主的国内市场,研发一款FIC创新药的成功概率只有十万分之一。但是,程家维和锐瑟选择了“创新”和“冒险”。

 

9年发展历程中,锐瑟生物并未走创新药企常规的发展之路,而是选择了另辟蹊径:他们的主打产品的研发在国内五大主流体系之外,成立至今从未进行过对外融资,药物首款适应症便直指“癌中之王”胰腺癌。

 

如今,锐瑟生物首款治疗胰腺癌的创新药已经获得美国FDA孤儿药认证,进入临床试验阶段,10年前的创新药布局已经开始有了阶段性的成果。

 

锐瑟另辟蹊径的背后,是程家维和锐瑟生物医药公司创始团队的三次抉择。


从福泰制药走出的创新药研发“鬼才”


29岁那年,程家维从华盛顿大学博士毕业,他是华盛顿大学过去100多年来最快毕业的物理化学博士,不到4年就拿到博士学位。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便是在如今大名鼎鼎的福泰制药做研发人员。

 

彼时的福泰,还只是一家仅有几十人的小公司,但是却聚集了一群优秀的科学家。创始人乔舒亚·博格被誉为“哈佛天才”、“制药界王子”,他带着从未将新药做上市过的精英团队,三年内带领福泰上市,打造了年销售额超过10亿美元的分子。如今,福泰达到市值631亿美元,稳坐世界药企30强,成为制药界的一匹现象级黑马。

 

福泰一战成名的关键是对传统制药理念的颠覆。上世纪90年代,药物研发与设计较为落后,众多药企只愿意将精力用在对已有药物的小修小补上,而不是做新药研发。但是福泰创立之初就以创造新药为目标,这一不拘于传统药企限制的冒险精神,对程家维的创业理念影响深远,“日后一定要自主开发新药”的种子在他心中落地生根。

 

但是,创新之路也异常艰辛。在福泰工作的日子里,程家维经历了旗舰项目FK-506研发失败、公司将死的至暗时刻,也见证了凭借HIV蛋白酶抑制剂VX-478,公司如何起死回生。

 

这些经历坚定了他的内心想法:研发新药的风险是巨大的,但是冒险是值得的,因为创新的回报也是巨大的。

 

从实验室到华尔街,福泰“迷人的冒险故事”,后来被写进了《十亿美元分子》一书中,成为了制药界创业者们理解现代医药革命的必读之书。

 

但是程家维的冒险故事才刚刚开始。

 

在福泰工作两年后,程家维回到台湾清华大学担任副教授,几年后成为当时校内最年轻的正教授。如今,学校生物医学领域的技术专利有1/3由他发明,他更是被业内人士称为创新药研发“鬼才”。2002年,台湾政策允许大学教授在外成立生物科技公司,同时可以保有校内实验室与教授的位置,程家维由此走上了创业之路。

 

离开学校的7年里,程家维成功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从0做到在加拿大上市,也在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很多好友,其中就包括锐瑟生物联合创始人总经理周箭威,两者关于“创新医药公司发展方向”的理念不谋而合,程家维再次踏上开发新药的征程。

 

而这次,福泰的“创新”和“冒险精神”在锐瑟生物身上实现了复刻。2006年以来的中国,传统药企仍然以化学药、仿制药为核心发力点,进行生物创新药研发的企业寥寥无几,根本不被业内人士所看好。

 

但锐瑟生物却以研发first in class生物医药作为了目标。

 

创业8年没有对外融资


“创新”和“冒险精神”在程家维的创业历程中贯穿始终,也在他成立锐瑟生物后的三次抉择中起了关键作用。其中最艰难的抉择,莫过于成立8年都未进行过一次对外融资。

 

2015年之后,国内的生物医药初创企业开始如雨后春笋般崛起,随之而来的,是一轮又一轮的投资热潮,中国生物医药行业进入人人羡慕的发展黄金期。

 

对于2013年成立的锐瑟生物来说,手握多项专利,坚持源头创新,做FIC创新药,巨大的核心优势让其走“融资-上市”这条路可谓再正常不过,但是,“我们并不想炒作创新药的概念,真正静心研发创新药的企业太少。”这是周箭威与程家维达成的共识。

 

周箭威与程家维的合作十分明确,一个对外负责资源整合,一个对内负责产品研发。很多科学家创业都会面临一个问题,既要静下心来做科研,又要去跟各种资源打交道,当大量时间与精力都消耗了,便不可能静心进行产品研发。

 

这也是程家维创业历程中的深刻体会,在将首家公司做上市的经历中,他明白资本给一家生物医药公司发展同时带来的正向与负向压力。

 

在程家维看来,如果没有找到理念一致的资方,资本在寻求回报的过程中,原本由科学家掌控的研发步伐,有可能会被资本的力量推到另一个发展方向上,找寻资本与研发进展的平衡点,显得尤为关键。

 

在锐瑟生物成立初期,由于研发的是完全原创的药物,根本没有参考可言,一切都处于未知状态,因此,锐瑟生物的研发团队从来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对每一项基础研究都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但是在外人看来,8年时间静下心来踏实搞研发,显得尤为珍贵。

 

能坚持8年,原因在于锐瑟生物的股东们义无反顾的坚持与投入,他们亲历过亲朋好友在癌症晚期所遭受的痛苦折磨,便更加希望锐瑟生物的产品,能够从科研走向商业化,让更多患者受益。

 

在这个过程中,锐瑟生物不是没有收到过大型药企的收购邀约,他们也面临资本的融资诱惑,但是程家维仍然坚定信念不为所动,“把握自己的研发节奏,真正惠及患者才是最重要的。”

 

如今,研发的未知状态逐渐被打破,锐瑟生物渐渐对自己的产品、临床表现有了认知与把握,公司的发展规划已基本清晰,程家维认为,是时候可以开始对外融资了,在掌握了产品研发进展的前提下,如何让投资人得到好的回报,如何维护他们的利益,会成为锐瑟接下来谨慎思考的环节。

 

适应症直指“癌中之王”


另一次的抉择,在其主打产品RP-72的适应症选择上。但是这一次,锐瑟展现出了审慎务实的研发策略。

 

2019年6月,锐瑟生物核心产品RP-72治疗胰腺癌获得美国FDA孤儿药认证,成为公司发展的一个重大里程碑。

 

RP-72是全球首个通过改变肿瘤微环境而开发的IL-8抗肿瘤蛋白药物,靶点为CXCR1/2,它由天然氨基酸构成,可在体内自然代谢,通过调节实体肿瘤微环境的免疫平衡,来实现抑制肿瘤生长和转移的目的。

 

胰腺癌属于恶性程度极高的肿瘤,预后极差,对于化疗相对不敏感,当开始用一线化疗用药进行治疗时,从化疗到用药失效,病患的平均生存期只有3.7个月。

 

当被问到为何会选择胰腺癌作为首个适应症时,程家维表示,这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公司研发策略:“如果我们能够在难攻克的胰腺癌上取得较好的疗效,那么在扩大到治疗其他实体瘤时,就会更有信心。”

 

目前,众多抗癌药物获批上市,但是真正针对晚期癌症病人的药物并不多,他们是一群无药可医的患者。RP-72作为一款广谱抗癌药,在晚期癌症病人的临床试验中,已经显示出了不错的治疗效果。但是,临床试验需要药企的巨额花费,锐瑟生物希望能够选择一条既能快速取得许可、又能展现药物疗效的途径,尽快为有需求的患者提供治疗方案,这条路便是取得美国FDA的孤儿药认证。

 

取得孤儿药认证后,意味着临床试验所需人数会比大市场癌种所需的病人数目大幅减少,一旦有效便可快速推进下一期临床,同时,在美国获得孤儿药认证并取得临床试验的成功后,有望获得美国FDA突破性疗法,极大缩短临床时间,这对于药物的获批上市有着有利的推动作用。

 

“攻克胰腺癌后,我们就会针对其他癌种进行更广泛的开发与应用。”程家维说。

 

目前,锐瑟生物主打RP-72与RP-15两款产品,皆为原创新型抗肿瘤生物药。其中,RP-72进展最快,目前已在美国进入一期临床,RP-15还处于临床前研发中。

 

RP-72的研发之路


选择RP-72作为公司的拳头抗癌产品,背后是从诞生到验证的坎坷,这段经历,也印证了程家维一直强调的,“真正基于临床需求”的药物开发

 

RP-72最初主要针对肺部损伤,2003年非典暴发,治疗急性肺损伤的需求增加。但是非典结束,RP-72的研发也由此终止。

 

转机出现在程家维进行肿瘤治疗的学术研究中,RP-72的抗癌潜力逐渐显现。进入临床后, RP-72的有效性被验证,而且生存期的生命质量得到了显著提高。

 

看到无药可用的患者病情有了好转,程家维与创始团队决定一定将药物推向面市,通过最科学的药物开发,满足患者的治疗需求。

 

真枪实刀的临床数据是验证药物疗效的关键。在一期临床试验阶段,RP-72主要针对一线进行化疗后的胰腺癌病人,安全性已经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科学验证,第一剂量在三位病人身上完全没有毒副作用,其中有两位病人的病情得到改善,效果持续超过两个月,现在,RP-72已进入第二剂量试验阶段。在剂量安全性得到保证的前提下,锐瑟生物将进行联合用药的安全性验证。

 

目前,改变肿瘤微环境的抗癌药物在全球仅有三款进入临床试验阶段,拮抗剂与单抗药物均在研发队列中,BMS、阿斯利康等大药企已经押注这一赛道,其中,BMS已将这一疗法与其PD-1药物Opdivo进行联用,展开了8个不同癌种的二期临床试验。

 

而RP-72的目标,是在2023年上半年能够拿到中国NMPA的临床许可,直接开展胰腺癌的二期临床研究,并与北京301等大型医院展开多癌种的IIT研究。锐瑟也希望跟国家卫健委共同进行课题研究,推动这一药物适用范围的延伸。

 

另一款药物RP-15,是由锐瑟生物PDC药物开发平台研发的融瘤肽(ACP)药物,通过融瘤肽注入实体瘤内进行破坏,释放出抗原,从而引导病人的免疫系统对癌细胞进行辨识与杀伤。目前动物实验的结果显著。

 

虽然目前只有两条产品管线,但锐瑟生物并不担心,尤其是RP-72,作为锐瑟生物的主打产品,因其能够联合用药的核心优势,不仅可以凭借与放化疗药物以及其他靶向疗法的联用打开市场,还能够因此开发出其他治疗领域,通过不断的组合与开发,衍生出更多具备治疗潜力的药物。

 

锐瑟生物的创新冒险故事还将继续。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王瑾瑶

分享
动脉橙
以上数据来自动脉橙产业智库

我们以独创的在线数据库方式,为健康产业人士提供全方位和实时的市场资讯、行业数据和分析师见解。现已覆盖数字健康、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近100+细分领域,涉及公司名单、招投标、投融资信息、头部企业动态等各类数据并持续更新。

点击 【申请试用】了解动脉橙产业智库更多内容。
精彩内容推荐

丙酮酸激酶缺乏症管线取得EMA孤儿药资格认定,无锡科金生物CEO浅谈罕见病市场

从Payload开始做精细化设计,中国的ADC离第一三共还有多远?

【首发】虹信生物完成千万元天使轮融资,专注于核酸药物递送和RNA药物研发

CRO“新秀”艾苏莱:正式运营一年,拿下诺华、罗氏等百位客户合作订单

王瑾瑶

共发表文章21篇

最近内容
  • 【首发】华益泰康完成近亿元B+轮融资,持续深耕高端制剂研发

    2022-06-29

  • 专访普沐生物创始人汤楠:从北生所孕育而出,基础科研如何带动产业创新?

    2022-06-23

  • 【VB100】核酸药物发展新机遇,新药物模式、肝外递送系统未来发展几何?

    2022-06-15

上一篇

【VB100】锁定眼科行业创新论坛 共攀产业新高峰

2022-05-27
下一篇

科学家走出实验室后,又该如何与创业合伙人不期而遇?

2022-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