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军:延续医者使命,打造领先的疼痛数字医疗平台

作者: 孙丽娜 2022-07-17 08:00
铂桐医疗
http://www.81tong.com/
企业数据由 动脉橙 提供支持
疼痛管理综合服务商 | 未公开 | 运营中
中国-上海
查看

图片3.png


比癌症更可怕的是癌痛。


癌痛发作的间隔和强度,会随着病情的推移而愈演愈烈。癌痛发作可以从一周一次到一天一次,再到持续疼痛,无休无止。除了持续痛还有爆发痛。有人说,持续痛很磨人,已经让人痛不欲生;而爆发痛像生孩子,痛得让人哭让人叫,让人疯魔。但生育,是希望的痛。癌痛,是绝望的痛。 


在中国,正忍受着这样痛楚的癌症患者,数以百万计。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2020年全球最新癌症负担数据,2020年中国新发癌症病例457万例,占全球23.7%。而所有癌症类型的疼痛总患病率超过60%。 


原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肿瘤内科主任医师王杰军,每天都与这样的癌症患者打着交道,一干就是近30年。退休后,他并未选择停下脚步,而是踏上了创业征程。


他创办的铂桐医疗,对于患者来说也许是一个数字疗法赋能的疼痛诊疗服务平台。但在内心深处,这更像是王杰军医者使命的坚守与延续。


以下是王杰军的讲述——


01. 善医者

 

1992年,我博士毕业进入(原)第二军医大学附属长征医院,当时第二军医大学的三个附属医院全都没有肿瘤科,非常值得关注。我就去和学校提案申请成立肿瘤科。那时候,上海其他医院已经有了肿瘤特色专科,我就想长征医院该做什么。

 

我个人是消化内科出来的,所以就先选择了胃肠肿瘤。又在琢磨怎么做出差异化来,就在1994年选择了抗肿瘤血管形成这个方向。后来,团队在抗肿瘤血管形成这方面做了很多的研究和临床,拿到很多国家重大专项,包括国家科技部的支撑项目、973项目等等。

 

图片4.png 王杰军教授获“国家科学技术奖励”,拍摄于2013年

 

在临床实践中我逐渐发现,在肿瘤患者临床治疗上关注抗肿瘤很多,却很少关注患者的生存质量,所以最后我选择聚焦在改善肿瘤患者生存质量方面。我一直跟我们医生讲,肿瘤科医生治疗目标不是肿瘤,我们是治疗一个带肿瘤的人。如果用了某种治疗方案,患者的不良反应一塌糊涂,且花了不少钱,但疗效并不好,这其实并没有为患者带来任何获益。

 

让患者活得长、活得好才是我们的目标。而这之中,我们最力所能及的是控制患者疼痛。

 

但中国从1990年开始推广癌痛的规范诊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癌痛患者依然没有得到应有的诊疗。为此,2017年我们在中国成立了难治性癌痛专家组,探讨如何用多学科合作的方式解决癌痛这一难题。

 

我们第一次定义了什么是难治性癌痛、发表了第一部专家共识、在全国开展了示范基地的建设,使更多医护人员懂得了疼痛不仅仅是药物,还有重要的多学科合作,这才是解决癌痛最正确的方式。

 

我其实一直致力于在国内推广有效、规范的癌痛诊疗模式。2016年我退休以后,很多人邀请我去开肿瘤医院、肿瘤诊所等。但我说我还想做一件事,那就是利用我对医疗的理解让更多人获益,总觉得社会责任更大。一定要建立一个平台,帮助改善患者生存质量,把我们的理念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获益。

 

另外,《中国疼痛防控与健康促进战略蓝皮书:中国疼痛医学发展报告(2020)》指出,“我国慢性疼痛患者超过3亿人,且每年以1000万-2000万的速度在快速增长,治疗上整体花费约5000亿元。

 

中国不仅对癌症患者的疼痛要关注,对非癌症疼痛更值得关注。特别是我国老年化程度严重,老年人中慢性痛的发病率超过70%。在中国,慢性痛治疗是一个严重未被满足的社会需求。

 

我总是说,慢性痛是一个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不止老百姓,甚至很多医务人员还没有把慢性痛当成一种疾病。国际上早已把慢性痛定义成一种疾病,把消除疼痛定义为患者的基本人权。而国内的相关概念还没有提升到这一步。我想通过一种方式呼吁大家关注疼痛,通过我们的平台帮患者解决问题。

 

02. 铂桐,不痛


于是,我联合了一批志同道合的肿瘤科、疼痛科、介入科、康复科、护理的专家们,创办了铂桐医疗(铂桐医生集团)。“铂桐”就是不痛的意思,我们希望大家不痛。公司的使命是用规范和技术改变中国疼痛诊疗现状,让中国人生活得更有尊严。这就是我们去想去做的一个事。

 

图片5.png 王杰军教授与铂桐医疗团队

 

我们希望做一个能够快速建立标准、建立门槛的平台,于是选择了癌痛作为切入点,做从评估筛查、诊疗到康复的全流程管理。

 

在临床上,医生要了解疼痛的状况往往只会问患者痛得厉不厉害,并未了解到疼痛对患者的其他影响。而如果不能进行及时、全面地了解这些影响,也就无从对患者进行全面的治疗。

 

所以我们第一款数字医疗产品是一个评估筛查检测工具(6D疼痛评估),以更简便易懂的方式,让患者可以及时了解自己的疼痛程度、疼痛类型以及疼痛对生物学功能的影响等。相应的医护人员也能够及时了解患者的疼痛状况及治疗结果,并通过这个工具把患者导到服务中台,根据患者状况分流到不同的诊疗中心,在诊疗中心进行治疗。

 

目前我们正在进行4千例患者疼痛状况的评估筛查临床观察,未来基于此产品还将把筛查与人工智能、深度学习结合起来,使之成为一个能够提供诊疗方案的数字疗法产品。我们希望能够在更加广泛的地区,帮助医生更好地诊断筛查患者,帮助提供科学的治疗方案,让患者享受到标准化、规范化的治疗。

 

图片6.png铂桐医疗6D疼痛评估科研讨论会

 

我们的另外一款即将开发完成的产品,是一款可以居家进行疼痛管理的数字疗法产品。患者回家以后,我们将正念、认知行为治疗、物理治疗设备与生物传感器结合起来,让他们在居家或工作休息环境就可以缓解焦虑、摆脱疼痛,既可以与药物结合使用,也可以单独使用;还可以帮助患者进行康复训练。

 

这样的可触达性和便利性,其实也能够解决很多患者就医难、小病要跑医院的问题,也降低了就医成本。

 

总体而言,我们的筛查工具不仅可以赋能医疗机构,也可以为保险公司用户、企业员工、养老机构等提供一个很好的疼痛预警工具,并且支持患者记录自己的感受。当患者出现疼痛,评估的数据马上会传给相应的医护人员或客服,及时为患者提供咨询服务,按患者状况将其分流到不同的线下诊疗中心进行诊疗。

 

患者回家康复和维持治疗期间,则可以使用我们的数字疗法产品进行疼痛管理。同时,我们的产品也可以与药企和疼痛治疗设备生产商合作,帮助进行用药后的管理等。

 

图片7.png 

目前,我们已经启动数字疗法注册证的申报,也会尽快在全国核心区域落地诊疗中心。未来希望能够把严重疼痛的患者先在线下收治,康复和维持就在社区和家庭中通过数字疗法解决,把院内外的患者都管理起来,形成完整的诊疗闭环。

 

03. 哑铃模式


目前,线下诊疗中心受疫情影响较大,而我们的数字疗法产品已经实现营收。其实铂桐医疗正是在疫情中实现了转变并成长起来的企业。2018年12月份公司成立,2020年就开始不断封控。但在这期间,特别是去年以来,我们还是完成了几件比较满意的工作。

 

我们锚定了数字疗法,打造出了疼痛数据管理平台;在国家卫健委疼痛诊疗质控中心专家、中国医药卫生事业发展基金会的共同支持下,铂桐还建立了中国疼痛综合管理监测网(CPain)。未来,该平台将会联合千家以上医院,为医生提供培训教育、进行疼痛质控和真实世界研究等任务。

 

这样的业务体系也构建出了铂桐的商业和管理模式——哑铃模式。像哑铃一样,一端是产品应用,一端是培训教育平台。两者之间的连接柄就是这个数据管理平台。

 

图片8.png 

我们还有一款用于骨折风险预测的在研产品。中国老龄化非常明显,有8400万人有骨质疏松症,每年因为骨质疏松导致的骨折患者超800万。很多老年人一个不小心就骨折了,而躺下去可能就再也没能起来,生活质量严重受损,甚至会威胁生命。

 

很多肿瘤患者还会发生骨转移。一旦骨折,轻者活动能力受限,重者完全截瘫或生活无法自理。这给患者和其家庭带来的伤害是极其严重的。这款产品就是利用了先进的机器学习、神经网络算法等技术,对生物、物理、医疗等参数集合完成的算法,去预测骨折的风险,并结合数字疗法进行干预,避免骨折发生。

 

图片9.png

数据来源:《中国大陆地区以 - 2. 5SD 为诊断的骨质疏松症发病率文献回顾性研究》

 

今年上半年,铂桐还成功晋级了“2022年数字中国创新赛·数字医疗赛道创业赛”总决赛,希望能最终取得好成绩。其实更让我感到高兴的是,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完成了完整的团队搭建。目前的医学团队、技术团队、渠道团队都已各就各位。目前我们已经在上海成功落点三家线下医疗服务机构,今年还会新增一到两家线下医疗服务机构。

 

04. 青云之志不坠


我以前一直说,做医生时间久了会发现,医生个人的价值会变得越来越小,而社会的责任越来越重。作为医生,我一个人只能给几个人看病,太渺小了。我很希望把我们的经验智慧、好的理解包括资源,变成一个平台,为更多人服务。我想这才是更大的价值。

 

几年前,有个上市公司老总开玩笑说我“神经病”,他说别人退休都去带孙子了,我可倒好,退休去创业。还有人说,王杰军你每天忙啥呢,退休了比上班还忙有啥意思。我总是笑着说:你知道人是有理想、有情怀的吗?

 

图片10.png 

确实是比以前上班还忙。现在,我学会了很多以前不会的事情,对内我需要对产品专业性进行把握,保证我们每一款产品底层逻辑一定是严谨的,要跟团队的各个岗位沟通;对外要学会和资本、合作方等等交流。

 

这是一种新的体验,忙碌并快乐着。虽然也有压力和苦累,但在我看来,人还是要有一点精神。我总归感觉自己有这样一个理想要去实现。之前我们有一个团队在深圳,我和他们一起住连锁酒店,每天像个大学生一样背着双肩包,我感觉特别快乐,跟年轻人一起学会了很多新的知识,感觉自己也年轻了。

 

图片11.png 

其实不仅我自己,越来越多的医生走出医院,去到了更广阔的空间创业,并且已经有冬雷医生、张强医生、春田医管段涛等一批成功的先行者。事实上,很多优秀医生有着非常丰富的经验,而体制内未必能够帮助他们发挥最大的价值。所以,选择创业,是实现自我的一条光明之路。

 

但医生创业也有很多瓶颈需要突破。虽然新一代年轻的医学生接受的知识面更广泛了,但以往医生受的教育还是相对比较单一的,我们那时候每天就是医学这一件事。

 

医生创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想首先要有情怀,愿意为解决医学难题或患者痛苦去付出。再一个,要有吃苦精神。以前在大医院里,总感觉有点朝南坐的味道。创业了,坐的朝向不一样了。创业虽然快乐,但也很辛苦。到现在,有时候我半夜想到什么关键的事情,还会马上在床头记下来,第二天来跟团队讨论。有时候跟小伙伴们头脑“疯”暴的场景,想起来都感觉很“爽”。

 

另外,要有足够大的胸怀。医生可能并不善于市场、运营,不懂得如何设计、开发软件。所以,一定要学会和团队去合作,要有包容的心态。我常常把创业事业比作成一部交响乐作品,需要把不同的乐器充分的展现、融合起来才能奏出不朽的乐曲。

 

最重要的是,医生创业一定不能忘记初心。医学是非常严肃的,我们要始终怀着一颗对医生、医学这个职业的敬畏之心,认真地做好每一件事。

相关赛道 数字疗法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孙丽娜

分享
动脉橙
以上数据来自动脉橙产业智库

我们以独创的在线数据库方式,为健康产业人士提供全方位和实时的市场资讯、行业数据和分析师见解。现已覆盖数字健康、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近100+细分领域,涉及公司名单、招投标、投融资信息、头部企业动态等各类数据并持续更新。

点击 【申请试用】了解动脉橙产业智库更多内容。
精彩内容推荐

《中国神经科学数字化创新白皮书(2022)》:数字技术如何赋能神经疾病全病程管理

“海南数字疗法政策研讨创新周”活动在海口圆满落幕

CureApp:日本庆应大学走出的数字疗法潜力股,全球首款获批戒烟数字疗法出自于它

悦安健康:专注B端,打造领先的慢病数字疗法SaaS软件平台

孙丽娜

共发表文章82篇

最近内容
  • 培声十年:创新数字疗法技术,打造接轨国际的语言发育与疾病康复领军品牌

    3 天前

  • 和家健脑:数十年顶尖科研成果转化,打造认知症数字疗法全病程医疗闭环

    2022-11-30

  • 行业理性回归下,隐形正畸的不破不立与长期主义

    2022-11-15

上一篇

微创第四子上市,连续拆分为哪般

2022-07-16
下一篇

2022年H1全球医疗健康产业资本报告:早期项目持续增长,国内二级市场回暖在即

2022-07-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