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掘金中东,中国药企抢滩

作者: 姚敬 2023-12-13 08:00

11月,呋喹替尼成功在美国上市,售价是国内的20多倍,印证了美国医药市场强大的支付能力。另一方面,从2021年百济神州泽布替尼首次在美获批至今,国内仅有6款创新药成功通过FDA批准登陆美国市场。


对于多数药企来说,登陆美国市场是一个颇具挑战的目标,因此纷纷将目光瞄向次一级的市场。如印度药企在几年前就开始大举进入中东北非地区(MENA)市场兴建药厂。特别是疫情的出现,让该地区政府更加重视发展医药产业,寻求自主可控。


值得注意的是,沙特、阿联酋、卡塔尔、科威特、阿曼、巴林组成了海湾国家合作委员会(GCC),制定了多项政策鼓励生物医药技术转移、投资以及本地化制造。在中国创新药迈向国际化道路阶段,欧美市场虽是竞争高地,但中东及北非地区国家同样具有大量未被满足的医药需求,这些地区也将成为中国药企出海的另一条道路。


有钱缺药成常态


与经济实力不匹配的,是MENA地区医药需求远未得到满足的现状。


去年的卡塔尔世界杯让全世界对于中东地区的富裕有了一个直观的认知,投资2200亿美元举办的世界杯是过去7届赛事总投入的5倍,而卡塔尔的GDP仅仅在中东排名第7。随着中东地区逐渐走向世界舞台中央,其高GDP水平、庞大的客户群体,使得中东市场越来越被跨国企业所重视。


据世界银行的数据,目前,MENA地区有近5亿人口且长期保持增长趋势,人均GDP处于中等收入国家水平,其中“海湾六国”的人均总收入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近年来,随着中东地区人口增长,当地医疗保健市场也在医疗服务支出增加、慢性病负担加重等因素的影响下呈增长趋势。


如国际糖尿病联盟 (IDF)就曾报告MENA地区的糖尿病患病率达16.2%,糖尿病患病人数的预期增幅位居全球第二,预计在2045年达到1.36亿。此外,肥胖也是该地区所面临的严峻问题,在世界前50的高肥胖率国家中,MENA地区就占据了18个。据世界银行的数据,到2030年,如糖尿病等非传染性疾病致死的人数将占海湾国家所有死亡人数的87%,占海湾国家以外的中东北非国家的81%。


由于MENA地区不同国家的经济情况差异较大,对于药品的需求也存在较大差异。比如沙特由于拥有丰富石油资源带来的高人均GDP,因此整体消费水平较高,支付能力更强,更青睐原研药和专利药,对于仿制药的需求并不高,部分经济富裕群体更倾向于去欧美就医。


反观北非的埃及,其市场以仿制药为主流,尽管国内有包括埃及国际制药工业(EIPICO)、南埃及制药工业(SEDICO)、医学联合制药等多家药企,可由于没有发展出完善的化工体系和供应链,因而埃及制药行业对原料药进口依赖严重。


9月份埃及举办的国际医药原料及制药工业展览会,就着重于医药原料、制药机械、包装材料、实验室设备等产品。本届展会共有208家企业参展,其中中国企业近80家,占参展企业总数的近40%。作为全球主要的原料药生产国,埃及也是我国重要的出口市场。我国原料药企东北制药在今年9月同Muscat ChangmingInvestments达成合作拟在阿曼投资建厂,实现产品在MENA市场的本地化生产和销售。


据IQVIA的数据,预计全球医药市场到2027年将以3%~6%的年复合增长率增至约1.9万亿美元,其中MENA地区预计未来五年的支出增长将达到35%~55%不等,有望成为一个新兴蓝海医药市场。


为了应对激增的药物需求,海湾合作委员会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意在提升本土制药能力。国内原料药,制药机械和实验室设备的出口仅仅是一个开始,伴随着这个蓝海市场的扩大,各国药企都参与其中。


引入产业,升级本土制药能力


在能源产业之外,MENA地区正大力发展医药产业。


MENA地区的多个国家制定了包括快速审批、注册及本地产药品价格优惠等多项措施来鼓励制药业本地化,并在跨国药企与本地制造商合作建立合资企业时为其提供大量激励措施,促使跨国药企的创新药能够快速、广泛地进入当地市场。


如辉瑞在沙特四大经济特区之一的阿卜杜拉国王经济城(KAEC)设立生产基地,作为对这一投资的认可,辉瑞获得沙特总投资管理局(SAGIA)颁发的贸易投资许可证。这使得辉瑞在沙特的业务拥有了100%所有权,包括产品的进出口和各类贸易业务,从而可以直接向沙特市场提供优质的创新药和基本药物。


辉瑞承诺将在生产基地陆续投产约16种药物,以满足沙特在心血管、疼痛、抗感染、泌尿科和神经学五个治疗领域的用药需求。不仅是生产,随着企业的发展,辉瑞还将向当地市场进行专业知识和技术转让,并在创造就业岗位的同时培养出更多专业人才。


未命名756785876.jpg

近几年部分跨国药企在MENA地区合作项目,数据源于IQVIA、公开信息


阿斯利康与沙特制药工业和医疗器械公司(SPIMACO)签署合作协议,为阿斯利康制药产品的本地化生产提供服务。阿斯利康将委托SPIMACO生产包括心血管、糖尿病和胃肠道领域等当地高需求的药物,透过这一合作,阿斯利康将快速将自身产品触达当地数百万患者。SPIMACO也从此次合作中提升了自身的能力,为开拓国家市场做好了准备。


不仅仅是沙特,其余MENA国家也在积极引入跨国药企落地。


阿联酋作为中东地区最发达的市场之一,拥有大量的医药需求,人均医药支出也位列前排。在此之前,阿联酋超70%的药品来自于欧美进口。因此对于发展医药产业,使其与国际制药生产标准接轨,阿联酋有着强烈的意愿。


如葛兰素史克就与总部位于阿联酋的制药公司Neopharma合作,Neopharma成为葛兰素史克的第三方制造商,负责处理葛兰素史克在阿联酋六种处方药的二次包装工艺(最终制造阶段)。此外,Neopharma还与默克达成了合作协议,将默克旗下的糖尿病药物进行本土化生产。


正是有了政府的支持,过去两年,跨国药企在中东的动作愈加频繁。


2023年7月,赛诺菲与沙特当地生物制药公司Lifera和Arabio合作,促进当地疫苗生产,并分享制造七种关键疫苗的专业知识。这符合沙特希望通过技术转让和劳动力发展加强其生物制药能力的目标。


6月,阿联酋阿布扎比,卫生部启动了与礼来和艾伯维的合作,为阿布扎比的临床研究、真实世界证据、医疗保健技术、个性化医疗和基因组学奠定了基础。此外,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和诊断公司Virax Biolabs也于今年入住迪拜科学园。


2022年,沙特投资部与诺华达成协议,在细胞和基因治疗、技术转让和临床研究投资方面进行合作,以提高沙特的生物制药能力,减轻医疗预算压力。同年,沙特投资部还与英国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达成协议,进一步加强沙特医疗保健和生命科学领域的能力。


整体而言,对于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中东国家,与大药企的合作,委托生产仅仅是开始,本土化制药满足当地需求也仅是短期目标,他们更希望通过知识技术转让,让药物生产遵循全球生产技术标准和高效控制方法,从而具备生产复杂药品的技术能力,为今后产业升级打下良好基础,并且将生物技术作为将来的一个支柱产业进行投资。


只是产业升级的道路,注定困难重重,而这也给了中国企业机会。


产业升级之路,需要更多参与者


产业升级过程中,不少领域具有大幅增长空间,静待中国企业参与。


随着合作的展开,MENA的医药市场保持了较快的增长,包括甘精胰岛素、英夫利昔单抗、重组人促红素、非格司亭等药物占据了销售排行榜前列。只是合作也非一帆风顺,以沙特为例,针对疫苗、血液制品、单抗技术引进和本土化生产,过去几年与跨国药企之间的沟通并不顺利。


药企出于商业利益更愿意以成品方式出口,对于生物技术转让、本土化生产以及当地制药工业的产业升级支持力度有限。因此,沙特等国家开始寻找更多合作伙伴,如印度、韩国等国的药企。和他们相比,中国药企在生物药的创新能力和产品管线丰富程度上并不逊色,因此有足够的能力“走出去”。


MENA市场有着大量未开发的机会,仅海湾合作委员会(GCC)中,就有160多个医疗保健项目,总价值超500亿美元。未来该地区将有几大领域有着较高的增长空间。


首先是基因组学,为应对遗传性疾病发病率的上升,沙特启动了沙特人类基因组计划(SHGP),以加快遗传性疾病的诊断,扩大遗传数据库,增进对遗传性疾病的了解。卡塔尔设立了卡塔尔基因组计划(QGP),研究中东地区的基因组学和遗传学,重点是精准医疗和研究能力建设。阿联酋也于今年3月启动了国家基因组战略,旨在建立一个法律框架,支持基因组计划,用于改善公共卫生和个性化医疗需求。


因此,该地区对测序技术的需求持续增加,一些公司通过推出新技术和扩大在中东的业务来应对日益增长的需求。今年4月,基因技术公司Malaysian Genomics进军中东地区。6月,CENTOGENE与沙特公共投资基金(PIF)旗下的生物制药公司Lifera合作成立合资企业,旨在加强对领先的数据驱动多组学检测的利用,并获得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与此同时,Illumina也在迪拜启动了相关业务。


今年9月,华大基因沙特子公司与沙特Al Faisaliah集团全资子公司Tibbiyah Holding合资成立的独立临床实验室Genalive正式开业。开幕式上,华大集团CEO尹烨表示:“通过结合华大基因和Tibbiyah的优势,我们可以开发基因检测的更多潜力,使沙特医疗工作者拥有为病人提供个性化护理所需的工具。未来华大基因将通过Genalive,把更多中国技术带到中东市场。”


此外,贝瑞基因也通过控股子公司与沙特阿吉兰兄弟医疗公司(Ajlan & Bros Medical Company)签署合作协议,在沙特成立合资公司整合技术、科研、产业和战略资源,把无创产前检测(NIPT)及其他基因检测产品引入沙特乃至中东市场,提供精准的遗传疾病诊断和治疗方案,未来,双方还将陆续启动包括在当地建立基因检测实验室等项目。


然后是精准医疗,阿布扎比在去年启动了该地区首个肿瘤个性化精准医疗计划,利用基因组学改变诊断、药物治疗和预防方法。早在2020年,迪拜就在Al Jalila儿童医院开设了先进的基因组学中心,提供基因测试和咨询。迪拜还将于2024年举办首届中东精准医学展览和峰会,彰显该地区在医疗保健领域推进精准医学的决心。


对于中国企业而言,细胞与基因治疗(CGT)作为新一代精准医疗手段,国内外技术代差较小,甚至一些底层技术还处于领先状态。一些管线进度理想且有积极临床数据的企业,如能做出有价值的产品,对于在肿瘤、罕见病、自身免疫疾病等领域需求甚高的MENA市场,有着极高的吸引力。


最后则是抗衰老方面的研究,沙特2030愿景内容之一,便是希望将国民平均寿命从74岁提高到80岁。为此,沙特成立了Hevolution基金会(名字由health和evolution两个单词构成,含义不言而喻),旨在资助大学和初创企业参与抗衰老药物的研发。沙特为Hevolution基金会制定了每年超过10亿美元的预算。今年9月,阿布扎比的穆巴达拉基金参与了瑞士生物技术公司Rejuveron Life Sciences AG的融资,这是一家专注于研发预防和治愈导致衰老的疾病的公司。该公司将在阿布扎比开设办事处,并已开始与当地大学和医院合作,推动中东老龄化相关研究。


拥有技术积累、在国内有一定规模且有国际化意愿的中国企业更容易在中东站住脚,通过技术本土化或是技术转移的方式进入当地市场,将业务落地、培养当地人才、本地融资发展也是一条成长路径。


放眼全球,追逐前沿技术


只是引进来还不够,中东资本发动“钞能力”,主动走出去投身全球生物技术前沿浪潮。


以卡塔尔为例,旗下卡塔尔投资局(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QIA)成立于2005年,资产管理规模约5000亿美元,是全球排名前十的主权财富基金。其投资风格也由过去的能源产业为主向多元化投资发展,生物技术和生命科学就是其重要的投资领域。仅在今年QIA就参与了多起Biotech融资。


未命名 3312321312312.jpg

今年部分中东资本参与融资项目,数据源于动脉橙


同卡塔尔一样,众多中东国家虽然有着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但已经不满足于自身资源型经济的结构,一直努力向着科技型、可持续发展的经济结构转型。而生物科技和新能源产业就是他们所押注的未来。


从过去几年中东资本的投资风格来看,除了对创新药的追逐外,也看重新技术的发展并致力于引入新技术升级本土医疗产业。比如卫生机构的数字化转型,根据规划,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将在未来十年对国内约30%的医疗机构进行数字化升级改造,其中,沙特和阿联酋由于拥有良好的消费者基础,将成为这波数字化转型的领跑者。


就在12月9日,沙特投资部在广州举办招商会,希望加强广东企业与沙特合作,推进沙特智慧城市、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新技术创新及人才培养,促进数字化转型发展。同时,广东省也将积极支持沙特PIF等主权财富基金与广东的有关基金建立伙伴关系,加大对新兴产业的投资。


此外,人工智能的应用也是中东资本重点关注的发展方向,包括基于影像的人工智能和AI制药。这方面,国内也有企业参与。7月初,晶泰科技、诺辉健康等多家公司签署了进军沙特市场及加入中沙企业联合会的合作备忘录。为了布局中东市场,晶泰科技多次考察该地区,最后选择对于人工智能研究需求强烈的沙特作为出海中东的第一站。未来,晶泰科技不仅仅将人工智能用于医疗大健康赛道,也希望在材料学方面等新赛道有所突破。


今年2月,另一家总部位于我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人工智能驱动的药物发现公司英矽智能(Insilico Medicine)也宣布在阿布扎比开设生成式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研发中心。该公司利用AI开发出一种针对特发性肺纤维化疾病的实验性药物。目前正在美国和中国进行中期试验,预计将于2025年初得到初步结果。


疫情期间,包括国药集团、康希诺生物、依生生物等公司在沙特、阿联酋等地开展了疫苗的临床试验,为双方的持续合作打下了基础。之后多家国内创新药企开始注重这片蓝海市场。如君实生物旗下PD-1药物特瑞普利单抗与Hikma MENA FZE签署独占许可与商业化协议,在约旦、沙特、阿联酋、卡塔尔、摩洛哥、埃及等MENA地区共20个国家开发和商业化的独占许可。


此外,华东医药与阿联酋海湾制药公司Julphar达成合作,将旗下利拉鲁肽注射液在阿联酋、沙特等MENA地区17个国家的开发、生产及商业化权益授予Julphar公司。百济神州与NewBridge Pharmaceuticals合作,在科威特、巴林、卡塔尔、沙特、阿联酋等国家推广泽布替尼。


今年9月,复宏汉霖与PT Kalbe Farma Tbk达成合作协议,授予其在沙特、阿联酋、埃及、卡塔尔、约旦、摩洛哥等12个MENA国家对复宏汉霖自主开发的抗PD-1斯鲁利单抗进行独家开发和商业化的权益。


对于已经有国际化经验的药企,授权合作深入MENA市场只是开始,与本地药企合资或投资,或是技术授权进行本地化生产和营销,成长为该地区某一疾病领域或细分赛道的领导品牌,将是成长为全球化药企的重要台阶。国内创新疫苗、单抗等药物都具有广阔的发展前景。


今年9月由阿斯利康和君联资本共同支持的中国医疗企业代表团开启中东之旅,包括康希诺、绿叶制药、艾德生物、长春高新、信达生物、博安生物、诺辉健康、Innomind、康联达、Etana、伯杰医疗、医渡科技和君联资本,涵盖了制药、生物技术、疫苗、器械、诊断、医疗大数据及资本等多个领域。


抢滩中东,或将成为中国药企出海的破局之路。





参考资料:

https://www.fiercepharma.com/manufacturing/uae-merck-serono-neopharma-announce-first-pharmaceutical-production-agreement


IQVIA White Paper November 2020 “Realizing Biosimilar Potential In the Middle East & Africa”


IQVIA White Paper “Localization of Pharmaceutical Manufacturing in Middle East and North Africa Region”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姚敬

分享
动脉橙
以上数据来自动脉橙产业智库

我们以独创的在线数据库方式,为健康产业人士提供全方位和实时的市场资讯、行业数据和分析师见解。现已覆盖数字健康、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近500+细分赛道,涉及公司名单、招投标、投融资信息、头部企业动态等各类数据并持续更新。

点击 【申请试用】了解动脉橙产业智库更多内容。
精彩内容推荐

意胜生物:干细胞胰岛产业捷报频传,礼来、福泰等巨头争相布局,我国企业目前如何?

开发了40年的多肽Tβ4依旧惊喜不断,适应症探索已超10种

【首发】碳硅智慧完成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专访创始人邓亚峰与侯廷军

不依赖蛋白结构,初创跨界AI制药团队突破单靶生物尺度,实现多尺度生物计算

姚敬

共发表文章88篇

最近内容
  • 三英战诺华,眼科药物混战开启

    2024-04-20

  • 最成功器械赛道迎来迭代周期,谁是卷王?

    2024-04-18

  • 业绩分化,CDMO游戏规则重构

    2024-04-06

上一篇

多肽领域深度布局,它如何吸引16家MNC投来橄榄枝?

2023-12-13
下一篇

爆火的RNA赛道,再出一家“中国制造”

2023-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