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专访凡恩世生物王明晗博士:创新照亮肿瘤治疗之路

作者: 王世薇 2023-03-07 08:00
凡恩世
https://www.phanesthera.com/
企业数据由 动脉橙 提供支持
抗体新药研发商 | B轮 | 运营中
中国-广东
2021-05-06
融资金额:$4000万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
查看

图片 1.jpg

王明晗博士,凡恩世生物,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王明晗博士是极少的集学术、创新、产业及商务于一身的首席执行官。他曾是杨森制药(强生集团)副总裁兼糖尿病/代谢疾病领域负责人,负责全球糖尿病药物发现及临床1期和2期研发。他还曾在安进担任执行总监兼糖尿病研究负责人,领导50人的研究团队(Thousand Oak和旧金山两个中心)并担任安进风投基金的咨询委员会成员。王明晗博士曾任甘李药业首席运营官,负责公司研发、生产、销售及商务的全面运营。他是 Frontiers in Experimental Pharmacology and Drug Discovery杂志的副主编。他拥有生物化学博士和 General Management的MBA学位。王明晗博士于2016年创立凡恩世,致力于肿瘤领域创新型药物的研究和开发。

刚刚过去的2022年是凡恩世生物厚积薄发的一年,在美国圣地亚哥和中国上海两个研发中心的紧密协作下,凡恩世生物的3款自研创新药获FDA批准在美国开展临床I期试验,其中的2款原创新药获得了FDA的孤儿药资格认证。对于一家50多名员工的创新药企而言,这无疑是一份备受同行瞩目的成绩单。

 

按照凡恩世生物创始人王明晗博士的计划,预计2023年下半年到年底,凡恩世的I期临床试验将接近尾声,基于这些数据,公司将申请在中美两地同步推进II期临床试验。而这些创新药如果顺利上市,将为小细胞肺癌、胰腺癌等临床上治疗难度极大的恶性肿瘤提供新的解决方案。


去伪存真,避免同质化竞争、构建高壁垒产品和技术


创立凡恩世生物前,王明晗博士曾在强生、安进、辉瑞、甘李等多家药企任职,经历了多款重大疾病用药从立项、研发到商业化的过程,具有丰富的产业经验,也是跨国药企中最资深的几位华人高管之一。

 

“做药成功的故事,很多书里都会写,但失败的教训却几乎全部在国际大药企内部的历史资料里面,外部的人看不到,而这恰恰是新药立项中非常关键的知识。”上世纪90年代,王明晗博士入职了历史悠久的Parke-Davis/Warner-Lambert(后被辉瑞收购)公司,从研发科学家做到项目负责人。后来他相继在辉瑞、安进、强生等国际大药企担任高管,成为各公司多个高层委员会的核心成员,跻身于在研发、开发、战略、商业化等方面的决策层。在这期间,他有机会频繁参与公司关于新药研发项目去留的讨论。这些战略研讨的焦点,除了在研管线未来的临床价值,还有公司过去漫长岁月中经典失败和成功案例的复盘,人们尝试通过对真实做药过程的反复梳理,发现被忽略的细节,找出可以有效评估某个新药项目风险收益的依据。

 

参与和听说的这些曲折的制药故事,为王明晗博士后来形成独立的创业思路留下了深远影响,“你会在内心形成感觉,用来在早期判断项目的可行性。”首先是避免同质化,否则很难有市场潜力,这一点在全球制药历史中反复被验证,也是凡恩世生物建立之初的第一条红线。在王明晗博士看来,初创药企和大型制药企业在制药产业链中各有其不可替代的位置,这是全球制药产业历史沉淀下来的规律,初创药企一定要从差异化的优势出发,而不是在同质化的竞争中,与大药企拼速度。

 

离开强生前,王明晗博士担任糖尿病/代谢疾病领域的负责人,负责强生全球糖尿病药物发现及临床I期和II期开发。很多时候,他会带领团队在全球寻找值得并购的创新药项目。“其实大药企做研发并不如创新药企有优势,毕竟船大难调头,所以会看到大药企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频频通过并购来拓展管线。”不过,王明晗博士慢慢发现,真正耐得住寂寞去做原创新药的好项目并不多,这让他产生了自己创立一家公司的想法,他想真正解决临床和市场上有需求但没有有效方案的问题。

 

据王明晗博士介绍,凡恩世生物从临床需求出发,做差异化的创新,即在药物安全性、有效性缺陷中发现创新的机会。凡恩世生物创立时,针对肿瘤领域里一些新兴靶点的创新药就存在许多缺陷,比如,当时开发的一些靶向CD47的药物,虽然有效性显著,但存在安全性上的问题。再比如很多靶向CD73的药物,虽然有较好的安全性,但机理研究仍不够透彻,有效性并不理想。凡恩世生物早期管线的策略,就是设法解决这类问题,为临床提供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案。

 

对于初创新药企业而言,如果所做的管线过于偏基础研究,风险会很大。”这是王明晗博士做药的第二条红线,即在立项之初就全盘考虑后续临床前研发、注册推进、商业化、市场空间等要素。每项新药研发都是充满未知的全新挑战,即便对于经验非常丰富的做药人也是如此,但清晰的顶层设计不可或缺。

 

如果直接从新的靶点发现做起,最快2~3年才能完善信号通路的基础研究,初创新药企业很难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支撑这么长周期的纯粹技术研究。但长远来看,任何新药研发企业都需要基于高壁垒的技术平台,来建立持续的竞争优势。

 

王明晗博士告诉动脉网,在早期,凡恩世生物并没有执着于构建first-in-class的管线,而是在best-in-class管线中融入有临床价值的创新,完成技术积累后,再尝试构建创新性极强的三个世界领先的双抗平台:PACbody™、SPECpair™和ATACCbody™,这对于新药研发企业而言并非易事,“我们投入了大量人力和时间去开发和优化双抗平台,但基于这个平台开发的新药,别的团队很难轻易突破,形成了关键的技术壁垒。


大浪淘沙始见金,凡恩世迎来高速发展期


2021年5月,凡恩世生物完成由红杉中国领投的B轮融资,在充裕的资金支持下,王明晗博士带领一支高效专业的团队,仅用一年多的时间,于2022年将3个临床前阶段的项目推入临床阶段,也标志着凡恩世生物从一家临床前新药研发企业转变为一个临床阶段的新药企业。对于很多公司而言,这个转变可能会在更早之前完成,凡恩世生物用了差不多5年的时间专注早期研发和技术平台的建设,2022年终于迎来收获。

 

“花这么长时间做研发,确实是顶着压力的。”王明晗博士坦言,他坚持在创新药IPO大爆发的周期里沉下心做研发。在他看来,如果基础不打好,创新药企很难有核心优势去扛过可能出现的行业周期。尽管在凡恩世生物成长的每个阶段,王明晗博士都会找来实力强大的行业专家带领团队,他会花大量时间在实验室里,看数据、优化方案。有人逗趣说,为什么做了这么多研究却不常看到成果,王明晗博士笑道,“我们比较笨,就是得多花时间。”幽默背后,其实是一个做药人严谨的作风和对科学的敬畏。

 

目前,凡恩世生物研发的3款药物正在美国的顶级临床中心同步推进临床试验。其中,CD73单克隆抗体项目PT199是一款拥有差异化特色的best-in-class产品;Claudin18.2/CD47双特异性抗体项目PT886和DLL3/CD47双特异性抗体PT217则均是全球首例的first-in-class产品,两者且均已获得了FDA的孤儿药资格认证,这将为后续临床试验带来有力支撑,有助于产品快速获批上市。

 

王明晗博士告诉动脉网,新药研发的难点在于,每走一步必须要带着清晰的认知,但每个项目都充满全新的挑战,很多知识点并非基于过往经验就能快速摸透。在凡恩世生物,王明晗博士会组织团队一起做头脑风暴,拆解陌生问题、确定所需资源,然后再链接相应的专家。“即便是最顶级的专家,也无法确保新药研发中遭遇的新问题总能被解决。”王明晗博士强调,只有自己把来龙去脉搞清楚,才能利用外面的资源,否则再好的资源,也难产生充分的价值。


战略布局长远,才能走出创新药之路


随着自研管线不断向临床推进,许多生物技术公司都面临从生物科技公司向生物制药公司转型的挑战,王明晗博士又是如何思考这一问题呢?

 

“从生物科技公司向生物制药公司的转变,首先考量的是公司战略。”王明晗博士指出,很多看起来很难突破的关键节点,在合适的公司战略指导下,其实是研发创新向前推进的必然结果。以出海为例,在王明晗博士看来,作为一个新药研发企业,创新理应是面向全球的,从一开始就需要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考虑,所以即便在凡恩生物发展初期,出海也是重要的战略目标。


自2019年起,凡恩世生物已陆续与韩美药业,复星凯特,某北美纳斯达克上市公司达成数项对外授权,总交易金额合计约12亿美元,研发能力备受多领域同行认可。就在今年3月6日,凡恩世生物宣布已与安斯泰来子公司Xyphos达成研究合作协议,将利用凡恩世专有技术平台PACbodyTM和SPECpairTM评估肿瘤领域中的细胞疗法,证明其双抗技术平台具备全球领先的竞争优势。另外,凡恩世生物将研发管线推进到临床阶段后,也会推进全球化临床试验,布局海外市场。

 

对于大多数生物科技企业而言,产品离市场尚远,团队长时间埋头在实验室里,做出来的成果可能偏离市场预期,只有不断与市场碰撞,才能确保成长中的研发能力与临床需求接轨。“不管多么早期的研发管线,是否具备授权潜力,是非常关键的风险控制点。”王明晗博士表示。“只有反复地与市场碰撞,才能更接近现实、更好地了解自己的短板,及时调整战略,确保公司持续地走在成功之路上。”

 

其次是战略的灵活度。当创新药企刚刚起步时,培养原始创新能力无疑是最核心的工作,而到了作为生物制药企业去继续生产的新时期,公司战略要更强调灵活多变。在不同的技术平台和适应症之间,巧妙地结合自主研发和合作开发的多元化研发策略,将极大提升公司的运营效率。毋庸置疑,凡恩世生物在未来的发展战略中,寻求战略合作、多方位授权会是重要的组成部分。

 

王明晗博士告诉动脉网,他计划在PT886、PT217的II期临床试验中尝试引入合作者,整合彼此的力量去加快这两款原创新药进入临床应用的脚步,“等到我们的原创新药进入II期临床试验的快速通道,凡恩世生物就又往生物制药公司的阶段走了一大步。我们也期待着更多由国内团队开发的原创新药,走向世界舞台,能够为临床提供更新、更好的解决方案。”


图片 2.jpg

 

虽然凡恩世是英文“Phanes”的音译,它也有“平凡之人,施恩于世“的寓意。“Phanes”是古希腊神话中把光明和生命带到这个世界的一个神。这也正如王明晗博士创立凡恩世生物时的决心,通过新药研发,为癌症患者带来光明和生命的希望。

相关赛道 生物制药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王世薇

中午好,微信:no_th_ing

分享
动脉橙
以上数据来自动脉橙产业智库

我们以独创的在线数据库方式,为健康产业人士提供全方位和实时的市场资讯、行业数据和分析师见解。现已覆盖数字健康、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近500+细分赛道,涉及公司名单、招投标、投融资信息、头部企业动态等各类数据并持续更新。

点击 【申请试用】了解动脉橙产业智库更多内容。
精彩内容推荐

高开超10%,抗体细胞因子第一股来了!

让BMS砸下20亿、药明系助力,这家Biotech要实现“定制”ADC

天使轮达30亿美元,生命科学领域最大一笔融资引爆这一赛道

靶向Payload——今发药业开拓ADC药物研发新格局

王世薇

共发表文章451篇

最近内容
  • 被患者挤爆的背后,中国核药卡在哪里?

    2024-05-17

  • 这些布局新兴国家的企业,先赚到了钱

    2024-04-24

  • 曾经被资本抛弃的赛道,如今强势起飞!

    2024-04-11

上一篇

岚煜生物:一张芯片解决一个病种,一台仪器就是一个检验科,构建基层POCT完整方案

2023-03-07
下一篇

“2022医学工程研究项目”启动,科研助力医学工程高质量发展

2023-0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