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25岁的谷歌,想当制药巨头

鲁云帆 2023-09-24 08:00

今年9月,谷歌满25岁,已在生物制药领域摸爬滚打整10年。


2013年,在首个医疗健康项目关停一年后,谷歌带着更大野心重返医疗战场。9月18日,谷歌针对衰老及相关疾病的新型医疗保健公司California Life Company(简称“Calico”)宣告成立。


这一次不再聚焦医疗服务,而着眼于生物制药。


这是科技巨头的一次豪赌。因为即使在互联网跨界医疗已成常态的今天,有勇气成立Biotech公司,向制药领域发起冲锋者,仍是寥寥。


Calico始于硅谷富豪们对“长生不老”的痴迷。2013年全球10大富豪中的3个——谷歌创始人布林、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亿万富豪尤里·米尔纳悬赏3300万美元,给最有希望的延寿研究;同一年,哈佛大学遗传学教授大卫·辛克莱尔第一次在《细胞》上证实,提升NAD+水平,可使动物生理年龄年轻1/3。


随后,谷歌勇闯“无人区”,成立Calico。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时代周刊》以封面标题的形式发问:“谷歌能战胜死亡吗?”


很显然,十年之后的今天,谷歌仍无法给出答案。


但这十年,谷歌确实用从互联网赚来的钱,画出了一张巨大的生物制药版图。这张图上写满了他们对生命科学的狂热和执着。


于是,站在谷歌逐梦生物制药的十年之际,更现实的问法是,谷歌会是下一个制药巨头吗?


各自为战,AI合流


砸下2.5亿美元组建Calico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对《时代周刊》说,“比起盯着不重要的投机交易,这才是我真正关心的事情。”


从此,谷歌在生物制药上的长跑开始,途中伴随谷歌医疗的分分合合。


第一次大进军,源于2015年的拆分,拆分后谷歌的医疗版图初现。2015年,佩奇宣布,谷歌将重组并成立新公司Alphabet。佩奇将与核心业务不大相关的GoogleX、Calico、Google Ventures、Nest等全部以子公司的方式独立出来“放养”。


此次重组对谷歌影响深远。在医疗界,Calico不再“孤军作战”,而变为了和Life Sciences、GoogleX、Calico、Google Ventures一起“百舸争流”。随后,这些子公司都迎来了一轮价值大扩张。15年年底,Life Sciences更名为Verily。


不过,当时佩奇也许并不知道,这种“各自为战”的思路也一定程度上为谷歌后来在医疗领域陷入泥潭,埋下隐患。


Calico成立之初,定位为“衰老研究领域的贝尔实验室”,专注于临床前的研究。建立了自己的自动化实验室,从2014年起和生物制药公司艾伯维长期合作,共同开发针对神经变性、癌症等衰老相关疾病的疗法。


而兄弟公司Verily主要关注临床技术的改进和早期药物的发现。大型药企开始与Verily合作,使用数字平台来简化和加速临床试验。同时GoogleX进一步深入医疗的研究领域,该项目希望运用基因数据和生物标记,能够从分子和基因水平来理解人类健康问题。2016年,Verily与GSK合作成立Galvani Bioelectronics,以开发“生物电子药物”。


于是,谷歌的生物制药梦起航。


第二次雄心勃勃出发,是3年后谷歌成立超大规模的医疗作战集群——Google Health。        


谷歌将搜索、云、谷歌大脑等业务的医疗板块,DeepMind的健康部门,以及Steamers团队拆分出来,统一纳入Google Health,其中还整合了Calico的抗衰类技术。Calico的此部分业务专注于用AI来理解大型数据集,抵御衰老以及与年龄有关的疾病。负责重组的是,空降而来的医疗界大拿David Feinberg,并由他出任CEO。


此次改组,谷歌想集中发力“AI+医疗”的意图很明显。此后,谷歌医疗Google Health、Verily、Calico三足鼎立。但遗憾的是,即使拥有了最豪华的团队,Google Health的医疗之路仍风雨飘摇。甚至在领导层爆发了一场“技术”和“医疗”的大碰撞。


2021年公司解散时,内部人士表示Google Health的现状是不尊重专业人士的结果,内部话语权失衡,导致“技术派”逼走”医疗派”。最终CEO David Feinberg离职,Google Health解散,相关人员各回各家。


或许正是这种“水土不服”,3年里,哪怕在谷歌内部的“AI+医疗”的竞速中,Google Health也不见得占上风。


比如,Fitbit归于谷歌的设备和服务部门,而YouTube 在2021年早些时候推出了自己的健康团队,以应对医疗错误信息。 Onduo是一家专注于慢性病的虚拟护理公司,隶属于Verily ,该部门当年还在以色列成立一个新的人工智能研发中心。包括,谷歌在生命科学中最重要的成就AlphaFold也不归属于Google Health。


身陷这些尴尬境地,或许正是佩奇此前“各自为战”战略带来的BUG所致。旨在集团化作战的Google Health,实际上并没有能力结束“诸侯割据”的局面。


显然,初入医疗,即使是谷歌也必须交足学费。分散、重叠、纷繁的业务也让谷歌医疗一直难以合力发展,在医疗领域屡屡受挫。


根据2021年财报,当年谷歌医疗健康所在Other Bets板块亏损达53亿美元。


但在Google Health 的一地鸡毛中,谷歌的“AI+医疗”在各个部门疯长。


以2020年AlphaFold2.0的横空出世为里程碑,谷歌开始在AI制药界大展拳脚。


2021年11月,为了持续推动相关技术的商业化,Isomorphic Lab从DeepMind中拆分出来,成立药物发现子公司。


分家时,DeepMind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emis Hassabis 特别对外表示:“Isomorphic可能不会开发自己的药物,而是出售其模型,专注于发展与制药公司的合作伙伴关系。”很难说,这不是这些年谷歌闯荡医疗界的经验教训。我们在其中看到了医疗和技术归位。


经历了巨额亏损后,谷歌及时调整了策略。将目光重新集中在患者数据、促进临床试验平台和AI药物开发上。


协同进入AI制药领域的,主要还有谷歌云和量子计算。


2021年1月,勃林格殷格翰宣布与Google Quantum AI达成为期3年的合作。专注于研究和实施用于药物研发的量子计算前沿用例,这是谷歌云计算进入制药领域的首例合作。2023年2月,谷歌又把原来量子计算的业务拆分,组建量子技术公司SandboxAQ与生物技术业务协作。目前,药企巨头阿斯利康、赛诺菲都是其合作方。


而今年7月,谷歌云也推出了AI药物开发方案。谷歌宣称辉瑞、Cerevel、Colossal等都在使用这些AI药物解决方案。


谷歌云发布的AI制药工具:

Target and Lead Identificiation Suite:帮助研究人员预测和理解蛋白质的结构和性质。

Multiomics suite:帮助药物开发者提取、存储、分析和共享大量基因组数据,提高精准医疗的设计方案。


我们能看到,当前谷歌在AI制药产业链上的占位十分积极。各个部门都重兵押上。能力集中在AI制药上游的硬件和软件部分,价值主要体现在药物发现领域。


自定义模板(1).jpg


AI制药的核心要素仍是算力、算法、数据。谷歌作为全球科技巨头,具有汇总、储存、共享、处理海量数据的能力,其强大的工具开发和算法分析能力,是它做AI药物解决方案的先发优势。


而困扰谷歌十年之久的互联网和Biotech的壁垒,正在被打破。AI制药逐渐成了两个世界的接口,连通着谷歌的老本行和制药梦想。


得益于AI技术与业务的加速融合,谷歌今年第二季度业绩反弹,营收同比增长7%。其中,医疗健康所在的部门Other Bets,营收更是同比增长48%,达到2.85亿美元。


9月初,谷歌现任CEO桑达尔·皮查伊在给谷歌25岁庆生的公开信中表明:谷歌All in AI。


手握近100家Biotech


看谷歌的制药版图,需要看谷歌的对外投资,这是进军这一领域的底气。


谷歌对医疗的第一笔投资可追溯到2007年。但更多的投资是2009年成立Google Ventures(下文称GV)后。GV创立不到半年,就成为了美国风投基金中最活跃的一支。


2015年GV重组独立,对医疗赛道加倍关注。


据华尔街日报统计,2014年-2015年,GV在健康和生命科学上的投资占总投资的36%,达到高峰。目前,生命科学与健康是其主要的投资赛道之一。


根据动脉网统计,谷歌现在已手握近100家Biotech(大部分通过GV 投资,数据根据动脉橙统计)。


这其中,谷歌已投出上市公司。但更重要的是,持续16年的投资,让谷歌已布局制药的各个关键环节,并涉足多种治疗方式。


自定义模板(2)(2).jpg


具体来看,自2019年后,生物医药成为GV最关注的医疗细分赛道,占比长期维持在50%以上。特别是2021年后,投资速度明显加快。近3年谷歌在生物医药领域共下注51次。


这也是谷歌医疗未来偏向生物制药的一个例证。基于AI驱动的药物研发可能将是谷歌未来一段时间的工作重点。


图片1.png

图:数据来源动脉橙


另外,GV的投资风格,也显示着谷歌在制药领域准备长期奋战的决心。


投新、投早、长期陪跑是其在该板块的一惯风格。


比如,此前,Fierce Biotech公布的2023 Fierce 15(2023年15大生物技术“猛”公司)榜单中,谷歌系Cerevance、Ventus Thermpeutics均上榜。其中,脑部疾病治疗药物开发的Cerevance,谷歌从2020年开始投资。去年Cerevance与默沙东达成了11亿美元在阿尔茨海默病领域的合作研究,公司多条管线进入临床阶段。


今年年初,Cerevance公布了其食欲素1受体(Ox1R)拮抗剂CVN766在健康受试者中的Ⅰ期研究的积极结果。2月,GV再次加码投资。


再比如,今年谷歌还投了一家心血管疾病治疗方法开发商Bitterroot Bio。它是全球首个研发靶向CD47/SIRPα的药物用于治疗动脉粥样硬化的生物医药企业。而此前靶向CD47/SIRPα的药物95%用于治疗肿瘤,目前,尚未有产品获批上市,最快研发进展为Ⅲ期临床试验阶段。实际上,在生物技术领域被GV投资,已经成Biotech获得认可的一大标志。


对于新兴领域的关注,一方面让GV成为医疗投资界的风向标;另一方面他们也在帮助谷歌寻找合适的收购对象。这些创新公司,可能成为谷歌自有医疗团队的核心。当年谷歌组建Calico,也是由GV一手促成。今天抗衰领域大火,而谷歌早在十年前,便砸下重金。


我们将谷歌的投资和自身的生物制药业务结合。在账面上,谷歌的业务触角早已深入制药的细枝末节,并远远超出我们对于一般制药企业的想象。


事实上,巨头的蓝图已经跃然纸上。


并且,他好像又信心满满。


科技企业进入AI制药领域的一大困难是,用于开发和测试的高质量、大规模且针对特定目的的数据集稀缺。真实的研发数据,各家药企可能并不愿意共享。


但对于,拥有约250笔医疗投资,手握近100个创新药企的谷歌来说,这可能不是难题。


回归现实,拷问成绩


最后,我们仍要回归现实。


纵观谷歌医疗,这十年来,变动是主旋律。可Calico例外。十年中无论其他部门架构怎么调,它始终“稳如泰山”,保持神秘。


甚至行业里的人都不太知道Calico究竟在干什么。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衰老生物学部门前负责人费利佩·塞拉曾说:“我们想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这样我们就可以专注于其他事情,或者和他们合作。”


Calico是谷歌生物制药最核心的部门。这十年它成就如何呢?


只能说:有成果,但不多。


2022年10月,沉寂9年后,Calico宣布,新药ABBV-CLS-7262已启动进入HEALEY ALS平台试验的设计阶段。这是Calico十年来,唯一进入临床阶段的管线。


Calico认为,如果ABBV-CLS-7262在一切进展顺利的情况下,或许可在5-10年内实现产品化,切入目前瑞维拓为主导的抗衰市场,加速人类“逆转衰老”理想的实现。


Calico常常被外界质疑进展缓慢。过分执著于探究衰老的“基本机制”,却没有对衰老研究已有的成果加以应用,是业内普遍诟病的原因。


而行业里的后进者,来势汹汹。比如成立于2021年的Altos Labs,成立一年获得30亿美元的全球最大天使轮;成立不到2年,已发表多篇关于细胞重编程和衰老研究的重要文章。其团队宣称,最终将使用分子技术,从根本上将生命延长40年或更长时间。


Calico长期无法实现商业闭环,谷歌内部其实也感到失望。


谷歌风投创始人兼CEO比尔·马里斯,他曾促成建立Calico。2016年他离开谷歌后,公开发声,称对Calico的缓慢进展十分失望。“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发表文章。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看到任何研究成果发布。我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做什么……这和我设想中完全不一样。”


实际上,Calico的情况,也是谷歌医疗整体商业化表现不佳的一个缩影。


谷歌股东曾指出,谷歌Other Bets部门,过去几年间创造了30亿美元的收入,同时产生了200亿美元的运营亏损。


诚然,能否战胜死亡,是谷歌生物制药梦的开始,也是终点,十年已有里程碑,算是交出答卷。但亏损也是现实问题。今年年初,同属于健康业务板块的子公司Verily,因营收不及预期,宣布砍掉创新业务,裁员15%。


而此时全力转向AI制药,仍是一场“延迟满足”。


一方面,从技术上看,AI对于单一维度的任务完成较好,如药物和蛋白分子结合的效果,但对于“毒理和药代动力学”这种数据少、维度多和复杂性的任务,还需要技术的持续进步。


另一方面,各路豪杰的AI制药军备竞赛已经白热化。谷歌虽然有技术优势,但前有微软、英伟达等科技大厂堵截,后有传统药企追赶。而行业市场化的临界点还没有来临。当前尚未有一款AI药物获批上市。


谷歌还将为自己的生物制药梦继续豪掷千金。


根据赛迪顾问此前预计,在2023-2025年,将有一批AI研发的药物进入有“死亡之谷”之称的Ⅱ期临床,到2026-2027年才有可能出现首个上市的AI制药产品。

 

文章参考:

《谷歌抗衰,第十年》时光派

《立足谷歌云挖掘衰老机制,Calico研发抗癌抗衰新药》36kr

《谷歌健康「分拆」内幕:憋屈的CEO、傲慢的Jeff Dean、狂热的AI信徒》雷锋网

《Google的野心,下一个AI制药公司》盛杰前沿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推荐阅读

谷歌创建Tx LLM用于药物发现和治疗开发

MobiHealthNews 2024-06-17 16:24

谷歌副总裁离职投身AI制药

智药局 2024-06-14 22:49

精密免疫药物开发商Santa Ana Bio获得1.68亿美元融资,推出治疗炎症性疾病的精准药物

businesswire 2024-06-13 17:58

鲁云帆

共发表文章8篇

最近内容
查看更多
  • 近3个月,A股超200起医药并购的背后:药企过冬,各显神通

    2023-10-13

  • 25岁的谷歌,想当制药巨头

    2023-09-24

  • 5年20次出手,世界顶级医院如何投数字健康?

    2023-09-16

相关公司
查看更多

GV

Google旗下的投资基金

立即沟通

Calico Life Sciences

化合物研发商

立即沟通

Google

互联网相关服务和产品提供商

立即沟通
产业链接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