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生殖医学中心冯教授:众多科研成果被束之高阁,转化三要素在中国还需把“发令枪”

作者:王婵 2022-01-24 10:01

{{detail.short_name}} {{detail.main_page}}

{{detail.description}} {{detail.round_name}} {{detail.state_name}}

{{detail.province}}-{{detail.city}}
{{detail.setup_time}}
融资金额:{{detail.latest_event_amount}}{{detail.latest_amount_unit}}
投资方: · {{item.latest_event_tzf_name}}
企业数据由提供支持
查看

冯怀亮博士现任纽约生殖医学中心实验室主任、教授;曾任全球华人和北美华人生殖医学联合会主席, 美国生殖医学会(ASRM) 生殖生物学分会提名委员会主席 (SRBT),美国生殖生物学学会 (SSR) 临床专家委员会委员;国际胚胎移植学会、美国科学学会、美国生殖医学会、美国男科医学会等数个专业学会的会员。并同时担任 NEJM, Nature, Science, 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 BMJ等数种专业杂志的编委和通讯评委工作。


冯教授曾获国际和国家、省部级科技进步奖三十余项,发表SCI论文100余篇, 编著5部。主要专长为生殖生物学,细胞生物学,辅助生殖医学的临床治疗和研究。


图片1.png


一粒种子的破土需要什么?无疑是合适的温度、湿度、环境,以及优质胚胎。

 

自然界中,并不是所有的种子都能等来破土而出、开花结果的一天;在医疗界,也同样,并非所有的种子——科研文章、成果奖项、专利等,都能得到转化落地。在中国,约有90%的高校文章、成果、专利无法转化,被束之高阁,这背后折射出的问题根源在哪?


为找到这些答案,动脉橙果局对纽约生殖医学中心实验室主任冯怀亮教授进行了专访。冯怀亮教授就中国目前的科研转化环境、科学家创业应注意事项等进行了深度交流,并提及了中国科研转化的“三匹马”与“发令枪”、以及对中国的医疗创新事业的莫大期许。


以下为动脉橙果局与冯怀亮教授之间的对话实录,为便于读者顺畅阅读,动脉橙果局在文字上做了不改变原意的编辑。

 

中国科研转化的“三要素”与“发令枪”


动脉橙果局:您认为驱动科研成果转化的关键因素有哪些?

 

冯教授:任何一项科研成果的商业转化,我认为均离不开“三要素”或称“三匹马”——人才、技术、资金,即“智资”对接

 

在中国,除了三要素外,还多一个“政策”因素。政策是科研成果商业化转化的“发令枪”,若发令枪没有响,马车很难前行。只有得到政策支持的产业,其成果转化才有十足的发展动力,就好比驾马车上挥动的鞭子能够加速“三匹马”的前进。同样,如果没有政策的支持,其科研转化就可能面临失去发展助力;因此,在中国进行科研成果转化,只有借助政策支持才有更大的发展前景。

 

动脉橙果局:您认为科研成果转化需要面临的关卡有哪些?

 

冯教授:科研成果商业化转化最容易面临的困难有四点:


一、政策壁垒,如前文所说,中国科研成果转化需要借助政策的力量才能发展得快、走得远;

二、审批门槛,中国医疗器械审批门槛高,项目进入临床研究的投入成本大,需要综合考虑未来产品在商业化市场上的利润空间;

三、资金来源,科研成果转化需要有足够的资金支持其创业;

四、市场需求,科研成果是否真的能够满足市场需求,市场是否真的需要该产品。

 

除了这四点,科研成果进行商业化转化时还需要注重团队的建设、技术的护城河、所在地的商业化环境,以及领导支持度等因素。

 

动脉橙果局:大学约有90%的文章、成果奖项、专利都无法转化,您认为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或者应该从哪些方面去提高科研转化的效率?

 

冯教授:首先,大学是培养人才的地方,许多科学研究以培养人的科研能力和学习知识为基础,不是纯粹的科研单位,很多研究成果为理论研究,这些理论会对企业的产品转化起到推动作用。但是大学也有许多应用型的创新成果,可以通过大学的企业进行直接转化,如北大方正、清华紫光等。

 

但是大学仍然存在许多科研成果没有有效地转化,我认为原因有两点:其一,市场缺乏健全和有效的成果转化机制,如建立产学研转化平台,通过平台和企业对接,可以将成果/专利转让给企业或仅授权使用,共同获利;其二,为了提高成果转化效率,大学可以针对企业的需要进行研究,或者承担企业的研发项目,同企业共同成立研究院,针对社会和国家的需要进行创新性研究

 

总之,大学和企业间要建立起有效的通道和连接,共同发展,互通利益。同时企业也可以成为大学的人才实践基地,而大学又为企业培养了必需的人才,形成一个创新的生命体。

 

科研成果与商业化应用的鸿沟:改变“习惯”是关键


动脉橙果局:科研成果从实验室推向临床及实际应用的最大区别在于?

 

冯教授:首先,能够落地的科研成果必须要有实用价值和可重复性,经过小试、中试或者临床试验表明其成果的有效性、实用性和先进性。而这些项目从实验室/研究室推向临床/市场应用的最大区别在于:一种改进的技术方法/产品最难改变的是人的“习惯”

 

以最典型的汽车发明及应用为例,以前欧美绅士喜欢驾马车,当福特推出历史上首款汽车时,其市场的认可度、销售量却非常低,虽然汽车相较马车在动力、便捷、价格等方面都是碾压性的优势,但出现这种不尽人意的结果背后,是“习惯的力量”在驱使。后来,福特将汽车改为“马头汽车”,产品慢慢开始有了市场,直至后来人们觉得“马头”妨碍汽车速度,遂去掉“马头”,变成了如今汽车的模样。

 

所以可以看到,新技术/新产品的商业化落地第一阶段需要做的便是如何改变人们的“马车”习惯?这是实验室科研成果与商业化应用之间的鸿沟。

 

动脉橙果局:目前,科学家们选择成果转化的方式更多是自身创业还是寻找商业合作伙伴?

 

冯教授:这两种模式在实际中科学家们都有选择。如果选择自行创业则必须有资金支持,科学家如果其团队本身就有人才、技术、资金,那么可以进行自主创业,最终公司走向壮大,也有很多成功案例。而小公司一般开始很难得到VC融资,项目必须有足够的前景才有可能(获得融资),所以很多自行创业的公司在发展途中因资金而倒下。

 

由此看来,科学家进行科研成果转化时必须要懂得“智资”对接,这是未来公司成功的基础。“智资”对接中很重要的就是寻找“志同道合”的商业合作伙伴,人与人的合作本质是与人品的合作,所以不仅是资本选企业(项目),企业也要选择好资金,否则这种合作也不会长久和成功。当然也不是一开始有太多的资金就可以成功的,往往穷则思变。

 

动脉橙果局:从科学家到企业家,科学家创业应该注重哪些细节?避免哪些坑?

 

冯教授:从科学家到企业家的身份转变是非常难的,尤其是专家教授到商人的转变,从以前别人围着你,变成了你“有求于人”。

 

科学家作为技术方,一般比较容易相信他人,进入企业或者项目商业化前,科学家除了学习各种法律知识和商业技能外,重要的是要学会管理人和识别人的技能,商业说到底是人品的合作和利益分配

 

因此,合作前必要的背景尽调是非常重要的,还要有专业律师把关协议。许多案例表明,科学家创业往往倒在协议或者“义气”上,最后不仅浪费了时间、精力、金钱,还丢了技术,走上诉讼的道路。失败是成功之母,多次的“教训”才可能将科学家炼成企业家,犹如MUSK既是科学家也是企业家。商场如战场,所以上“战场”前必须学好战术,使用十八般武器,带好自己的“枪”,全副武装,而不是轻装上阵。

 

其次,科学家与企业家相比,企业家更具有丰富的商场经验,不仅经历了无数次的教训和失败,阅人无数,还具有良好的心态和管理技巧。所以,当科学家在追求商业化机会中愿意用自己的资源冒险建立企业时,科学家就开始向创业者转化。一个成功的企业家既有很高的创造性,又具有很高的管理才能。一个科学家要完成向企业家的转化,管理才能的提高是必备的。

 

辅助生殖领域科研转化热情高涨


动脉橙果局:在冯教授所处的辅助生殖领域,科学家的科研转化热情及氛围如何?不同领域的科研转化效率会有偏差吗?

 

冯教授:目前,辅助生殖领域科学家的科研转化热情及氛围非常高,涌现出了大大小小的不同的辅助生殖和生物技术公司。不同领域的科研转化效率有偏差的,科研成果转化效率高的行业主要是在高附加值、低技术复制的行业上


动脉橙果局:您对未来的科技立项和创新有什么建议和期待?

 

冯教授:根据多年项目评审和专业杂志评审观察发现,科研项目存在着严重的重复研究问题,包括重复国外的研究(公开发表的研究)、部门间的项目重复、国家与地方的重复等,好的方式是建立信息的检索系统,实现国家、地方、部门项目间联网,以避免项目重复和经费的浪费。

 

我们鼓励发表颠覆性的成果,而不是拔高别人的研究、验证别人的假说或者打伦理禁区的擦边球。鼓励创新设想研究,支持和培养有潜力的创新项目和年轻科学工作者。

 

最后,对于项目指南,我们希望参与指南、申报、评审的专家和团队应该有良好的管控机制,避免“指南-申报-终审”为同一团队,成为为某些专家或者团队定制的指南,要打破圈子和潜规则。

 

动脉橙果局:作为辅助生殖领域的知名专家,您对未来辅助生殖领域行业还有什么设想和期盼?

 

冯教授:其一,建议科学的发展要多考虑人类的健康,希望降低不孕不育的发病率;


其二,采用更加自然的辅助生殖技术,更加安全的试剂和耗材,力争100%的成功率;


其三,建立生殖遗传资源银行(库),国家除对濒危动植物和生物遗传资源保护外,还应该把人类的生殖遗传资源保护放在首位;

 

其四,拥有国产品牌的生殖医疗产品,中国有上亿不孕不育患者,有千百万优秀白领女性面临失去生育能力,我希望为她们提供安全可靠、高质高效、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品牌产品,打破进口产品垄断市场的局面,减少因远距离运输、关税、空中冻融等质量和成本问题,使辅助生殖医学的上游产品国产化,使国人享受到与发达国家一样的生殖医疗产品和服务;

 

其五,建立起个性化的精准治疗示范培训中心(辅助生殖医学的黄埔),培养出更多生殖医疗和科学技术人员,帮助更多的不孕不育患者圆家庭传承之梦,提高人口发展的质量和数量,推动民族的振兴和社会发展。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可以点击链接填写基本信息,我们将尽快与您联系。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

企业
对接
商务
合作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