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字节跳动的吴德周,要用“鲨纹”抗菌技术改变世界!

作者: 钟庆宏 2021-11-25 08:00
Sharklet鲨纹科技
https://www.sharklet.com.cn/
企业数据由 动脉橙 提供支持
物理抗菌技术研发商 | 未公开 | 运营中
中国-北京
查看



“从2001年加入华为,再到2004年开始做手机,我可以说是华为里面最早一批做手机的。”


在手机行业几乎无人不知的吴德周,对动脉网只是简单陈述着这一事实,似乎这并非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

但也是在华为的10多年间,吴德周亲身参与并见证了“荣耀”品牌的一路崛起,见证了“荣耀”成为真正的“荣耀”。

锤子科技,也在2016年将其邀为座上宾,参与系列新机的打造。在他的带领下,一批备受外界好评的手机出炉,其中就包括坚果系列手机。


在锤子科技手机业务被字节跳动收购整合后,吴德周也由锤子科技进入到了字节跳动的新石实验室。

似乎他的命运已经与手机、智能硬件行业绑定了起来。


但是,在历任华为、锤子、字节跳动后,吴德周选择了离开,开始自己的全新之旅。

今年3月,吴德周在微博宣布,公开表明自己已经离开字节跳动新石实验室,加入Sharklet并担任全球CEO的职务。


吴德周个人照片.png


为何做出这样的选择,我们或许可以借助他10月份在微博的记录看到些许思考——

“我今年 45 岁了,前 20 年基本都在做手机,希望接下来的20 年时间,可以专注在大健康这个领域。在大健康领域创业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情,因为这是真正「惠及每个人」的事情。”


但“成就感”并非是全部。

在手机、智能硬件领域从业二十年的吴德周,是否会用“做手机”的思路去颠覆健康领域?他又为何会选择Sharklet(鲨纹科技)这样一家公司去完成自己在大健康领域「惠及每个人」的愿景?

这些还未言尽的事物,或许在我们对他的采访中得到了回答。

另一个版本的“老人与海”


1951年,身在古巴的海明威写就了一篇奠定自己文学史地位的中篇作品——《老人与海》。

在书中,他这样写到:

当老人看到它游过来的时候

When the old man saw him coming

就知道这是一条毫无畏惧的鲨鱼

He knew that this was a shark that had no fear at all

不达目的 誓不罢休

It would do exactly what he wished

他一边准备好鱼叉,把绳索绑紧

He prepared the harpoon and made the rope fast

一边注视着鲨鱼

While he watched the shark

来吧

Come on 


在这个略带悲剧性质的故事中,海明威塑造了一位与鲨鱼、与自然斗争并毫不妥协的老人形象。

20多年后,另一个人展开了与“鲨鱼”长达40多年的斗争。他,是材料⼯程学专家Anthony Brennan(安东尼·布伦南)教授。


安东尼教授.jpeg


“我害怕鲨鱼,但我喜欢近距离观察它,试着找出他们身上的特征”。在一份拍摄于2019年的视频中,布伦南教授如此说道。而Sharklet物理抗菌技术的灵感,正是来自对鲨鱼“日复一日”的观察。

1978年,布伦南教授便开始了自己的生物黏附科学研究。2000年,他的一项研究课题是减少藻类等对船体的附着。


“在船只要离开港口的时候,我看着长满海藻的船,这么大一条船,看起来就像是一头鲸鱼在游动。我说,鲸鱼身上也有很多微生物附着。大家回答说,是的。那什么动物身上没有这些东西呢?最后,我想到了鲨鱼。每个人都跟我说,那是因为它们游得很快,身上不容易附着微生物。但我反驳说,那些水族馆里的小鲨鱼呢?它们不会游来游去,它们只是呆在水里,就像那些停泊在港口的船一样。”


得益于这一观察,回到任教学校的布伦南教授立马开始了对鲨鱼为何不会附着微生物的研究。在研究中,他发现,鲨鱼皮肤表面的微结构正是他梦寐以求的抗生物黏附的解决方案。

显微镜下的鲨鱼皮肤肤齿.png
显微镜下鲨鱼皮肤肤齿

经过多次实验,布伦南教授终于获得了Sharklet微结构——它以钻石形状排列。将其命名为Sharklet,是因为它意味着非常小,Sharklet微结构尺寸大约是普通鲨鱼鳞片二十分之一或十分之一。组成钻石形状的这些微结构,只有2微米宽、最多16微米长。

通过模仿鲨鱼表面的微结构排列组合方式,布伦南教授获得了Sharklet物理抗菌技术。教授指出,“我们创造了一个物理屏障来阻止细菌相互接触。通过制造物理屏障,使得它们几乎不可能形成一个菌落”,“不能形成菌落,就无法造成感染”。


2021年11月,发表在《中国消毒学杂志》期刊上的《仿生微结构在控制表面微生物污染上的应用》一文,指出了Sharklet表面抑制微生物转移的3种主要作用机制——


首先,微结构可显著增加材料表面的疏水性,从而抑制液体与表面的接触。由于微生物通常通过液体(如体液)或小液滴(如飞沫)形式污染表面,超疏水表面是新型抗菌表面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

其次,微结构凹凸不平的沟壑结构导致微生物与表面的有效接触面积显著减小,从而减弱微生物与表面的相互作用;

再次,即便少量液体停留在微结构表面,这些液体蒸发时,其中携带的微生物在毛细作用下沉降到微结构底部,因而不易转移至接触碟(实验室测试条件)或触碰表面的潜在宿主(实际应用情况)。


这3方面机制相辅相成,共同抑制微生物在Sharklet表面的经接触转移,达到抗污染效果。

实验也用数据结果证实了Sharklet技术在抑制微生物经接触转移方面具备极大的价值:

目前已大规模生产的Sharklet聚丙烯薄膜对乙型流感病毒的转移抑制率为82.8%,而对冠状病毒229E的转移抑制率为85.1%;

Sharklet微结构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在各测试表面的污染均有抑制作用,平均抑制率为95%;

 ……


数据表明,Sharklet技术可以有效降低病原体经接触传播的风险,可用于传染病控制、降低院内接触感染、减缓和控制留置型医疗器械造成的感染等方面,有着极大的应用潜力。


早就意识到Sharklet技术应用前景的布伦南教授,在2007年成立了Sharklet公司。由于技术价值潜力,其长期获得了研发资助。


2017年,Sharklet被中国杭州一家医疗器械公司Peaceful Union收购。在中国,它开始以“鲨纹科技”为外界所知。2018年,吴德周与鲨纹科技结缘。2019年,鲨纹科技亮相北京工业大学奥林匹克体育馆首次召开发布会。2021年,吴德周宣布正式进入鲨纹科技,担任其CEO。


“从第一天起我就认为我们需要与中国的公司合作,进一步发展我们的制造工艺,使之更具竞争力”,Sharklet的“长期目标是寻找中国的合作伙伴,把产品更快、更有效、更具成本效益地推向市场”。布伦南教授曾如此说道。

被中国公司收购,以及吴德周的加入,意味着鲨纹科技开始在中国这个市场更为迅速地进行着突破,加速市场开拓进程。

从“Sharklet”到“鲨纹科技”


加入“鲨纹科技”,对吴德周来说,只是个人的选择。但是让一个在手机行业有着20年从业经验的行业“资深”人士义无反顾地投入其中,原因又是什么?

采访中,吴德周提到了很多,但归结起来或许有两点原因:

一是对手机、电动汽车等行业的趋势洞见,让他不愿再投入其中。不选择继续跟进手机领域,是“因为做的时间太长了,你会发现很多情况下是在不断重复。虽然也许会尝试不同的方面,但还是在重复”,手机领域已经很难让他获得新鲜感和兴奋感。在吴德周看来,电动汽车等领域也即将进入红海市场,在手机领域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在电动汽车领域重新上演。

二是看好大健康领域的发展。“疫情之后,大家对健康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但是,健康领域的公司,大部分还相对传统。我们对海外的依赖度其实非常高”,“无论是软件、硬件,还是医疗服务部分,很多领域都才刚刚开始,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把在手机行业或者进入互联网时代的很多玩法和思路,用于健康领域的改造升级,”吴德周说道,“我觉得这个方向可能会很有意思。通过赋能传统行业,我们可以为行业带来更大的差异化价值。”


抱着这样的信念,吴德周一脚迈入了大健康领域。吴德周指出,在今年3月这个时间节点选择担任Sharklet的CEO,加速推进鲨纹科技的商业化落地,实际上与鲨纹科技的愿景以及技术研发落地有着些许关联。


在Sharklet有着10余年研发经验的工程和制造副总裁Ryan Stoneberg,针对Sharklet技术的落地问题,指出Sharklet技术最大的难点在于这种微结构的大小。


“Sharklet结构在2微米级别,这非常难以制造,因为没有太多的制造基础设施能够支持Sharklet结构的尺寸。因此Sharklet最初只是扁平形式,并且是100毫米*100毫米的大小。”


除了最初面临制造尺寸问题,Sharklet还面临如何将这些二维模板转换成实际使用的三维产品的问题。这个难题在多年研发中才得到了解决。

面临微结构可能出现的磨损问题,人们仍旧会有担忧,这一磨损是否会影响Sharklet抗菌结构的效果?

Ryan Stoneberg则表示,“今天许多产品都会通过添加宏观纹理来保护Sharklet产品免受表面磨损。这些结构可以与Sharklet技术结合使用,在防止磨损的同时,增加了Sharklet在任何表面上的寿命”,“就像草皮和足球场一样,移除一些结构,实际上并不会降低这一结构在整体产品中的作用。研究表明,即使表面结构被磨损掉很大一部分,Sharklet仍然可以发挥作用。”


普通表面与Sharklet 表面对比.jpeg

Sharklet材料表面与普通材料表面抗菌效果对比


既然如此,为何在被中国公司收购后,Sharklet的商业化进展仍旧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迅速?


这与Sharklet微结构在国内制造的困难程度有关。吴德周加入的契机刚好在鲨纹科技已经解决了这一难题,准备好了产业化落地——在去年年底,Sharklet终于找到了一家可以生产制造Sharklet微结构的合作厂商,批量化生产的难题得到了解决。


时机已经成熟。

今年6月,鲨纹科技完成了一笔3000万元的Pre-A轮融资。据吴德周介绍,融资主要用于拓建团队,以及实现Sharklet技术的本土化落地。目前鲨纹科技国内外团队成员已达40余人。在国内,鲨纹科技已经在东莞组建了Sharklet全球的微米工程中心。与此同时,鲨纹科技在筹划着下一轮融资,计划将Sharklet技术推广到海外等注重健康及有着一定抗菌观念的市场中去。


对吴德周来说,领导鲨纹科技,目前需要思考的问题有两个:

一是如何快速推广Sharklet技术,使其赋能各行各业的产品。


在今年,Sharklet相继展开了和电动牙刷、两性用品、母婴、手机周边等消费领域厂商的合作,同时也与上市公司维力医疗达成了医疗领域的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与维力医疗的合作,双方将在医用导管、民用和医用手套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图片1.png

图源:全球顶级手套集团上市招股书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2020年美国人均手套消耗量约为300双,相当于中国(9支)的约33倍。随着经济发展,人口增长以及卫生意识观念的增强,预期国内在手套方面的消耗量会更多。双方的合作也是基于对未来市场的信心。而Sharklet的物理抗菌技术将为产品带来更多附加值。


双方的合作也不止于手套。实际上,合作背后也有一个让人感慨万分的故事。这个故事涉及到的是另一家企业,美国医疗器械公司COOK——库克医疗。

创立于1963年的库克医疗,其业务遍及全球135个国家。Sharklet早在2012年就已在和库克医疗合作开发导尿管,2015年具备Sharklet物理抗菌技术的导尿管获得了欧洲CE认证。后续也取得了FDA批准。但是该产品却未能大规模生产制造。库克医疗此前曾与维力医疗有业务往来,曾询问维力医疗是否能够生产制造含Sharklet技术的医疗器械耗材,但是限于国内技术,当时的维力医疗无法满足这一需求。


COOK 抗菌导尿管(搭载Sharklet技术).jpeg

COOK抗菌导尿管(表面采用Sharklet物理抗菌技术)


如今,当得知鲨纹科技解决了批量化生产的难题后,维力医疗选择了快速与其达成合作。这个故事多少可以视为高端制造国内本土化的案例之一。COOK尿导管无法大规模生产制造,与国外制造成本过高有关。而在国内,无论是原材料、人力成本、制造成本相对于美国都有着一定优势。


鲨纹科技选择了将工程中心建在东莞,借助珠三角的制造资源,以及与维力医疗这样本身在行业具备实力的厂商合作,进一步降低了产品的制造成本。


二是如何解决落地中存在的技术难题。比如,虽然鲨纹科技找到了能够制造Sharklet微结构的合作厂商,但是厂商仍旧无法在诸如婴儿奶嘴等特殊形体上制作Sharklet 3D纹理结构。也是因为这个原因,Sharklet选择了在国内建立研发工程中心,实现技术的快速落地。


在工程中心中,鲨纹科技重点建设布局了包括微纳米的工程制造中心、微生物实验室、可靠性实验室等。通过它们,鲨纹科技可以实现产品初期研发制造到后期的品质保证。


左鲨鱼皮右sharklet物理微结构.jpeg
显微镜下的鲨鱼皮(左)和 Sharklet 物理微结构(右)


对鲨纹科技来说,最大的问题来源于如何在不同材料表面实现Sharklet微结构。当前,鲨纹科技已经可以在塑料、橡胶、硅胶、皮革等材料上实现其微结构,且技术已十分成熟。甚至其也在实现玻璃材质的实验室突破,未来像家电产品比如冰箱隔板就可以使用这类技术。而他们也在继续探索着在陶瓷、木头等材料表面的进一步突破。


在商业模式方面,“鲨纹科技通过技术赋能,增加产品商业价值,获取技术的授权使用费。此外,鲨纹科技也会通过跟行业上游企业伙伴合作,去快速将技术推广给更多企业用户”。


比如其与为华为、OPPO、vivo等厂商提供结构件的手机供应链合作,通过将技术引入到供应链企业,实现整体产品的更新迭代,实现高质量低成本的制造。除了与供应链企业合作之外,鲨纹科技也在直接跟部分B端企业合作,为企业提供生产制造模具,实现技术授权。


为世界打造物理抗菌屏障


布伦南教授曾提到,“要认识到Sharklet技术提供了一种模拟自然的结构,它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抵抗细菌的屏障。重要的是,它是一种自然屏障,一种物理屏障,它绝不会使用额外的化学物质。就好像保卫城堡的方法,是在城堡周围建造护城河,敌人无法越过有水的护城河。它是一种物理方法,不会造成伤害,不会增加任何东西。”


事实上,近年来,由于抗微生物药物的大量使用,细菌更加频繁地暴露在能够杀死它们的物质中,这导致了细菌的快速进化,过去很容易治疗的细菌,也渐渐具有了耐药性。


在美国,每年需要花费近20亿美元治疗感染了超级细菌的患者。Sharklet的产品为世界提供了一种新的方式去解决当前存在的超级细菌感染的问题,提供了控制超级细菌进一步进化的机制。


另一方面,安苏茨医学院生物工程医学系助理教授Chelsea Megin曾提及,“抗微生物性能对医疗器械十分重要。人们去医院是希望得到治疗,保持健康,但不幸的是,很多人去医院最终导致感染。仅在美国,每年就有两百万例在医院发生的交叉感染。”

这些感染,将带来严重的并发症,甚至造成患者死亡。医生和患者的需求是一致的,“不仅要减少医院里的细菌数量来保持病人的健康,也要减少杀菌药物的过度使用。”Sharklet技术通过创造无毒的微环境,让细菌无法附着,而不是杀死细菌,这提供了一个更佳的解决方案。


实际上,疫情的暴发使得人们健康理念、抗菌意识有了显著的提升,也使得人们更容易接受这样的物理抗菌技术。吴德周表示,电商平台抗菌产品指数级的增长说明了这种态势,也说明了未来抗菌产品存在的机会。


图片2.png

图源:顶级手套集团上市招股书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当前全球各地区人均卫生支出均在持续增长。其中,北美地区更是有望在2025年实现人均卫生支出12527.2美元/人。即便从全球范围来看,也有望在2025年实现人均卫生支出达到1297.4美元/人。

鲨纹科技提供的物理抗菌技术将在卫生健康领域占据一席之地。


值得一提的是,鲨纹科技的技术并非仅限于医疗用品,还包括消费产品领域,这意味着一个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


吴德周表示,他有着十分强烈的紧迫感,希望可以将技术更快速地应用到各个领域里,能够快速地让大家真正获得有效的保护。


鲨纹科技对自己的定位也十分清晰,那就是希望自身能够成为抗菌领域的领导品牌,通过零添加抗菌技术,成为用户的健康守护专家。对这一点,吴德周看起来十分有信心,“因为鲨纹科技在物理抗菌方面的技术,是全球唯一的。我们希望未来一提到物理抗菌或健康抗菌,大家能够想到的就是Sharklet。”


想象一下,生存在一个有着“物理屏障”保护的世界。

更少的超级细菌困扰、更少的交叉感染……


或许那就是我们即将迎来的世界。

相关赛道 其它耗材
如果您想对接动脉网所报道的企业,请填写表单,我们的工作人员将征求企业意见后,尽快为您服务。
注:文中如果涉及企业数据,均由受访者向分析师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钟庆宏

微信:zqh44444444

分享
动脉橙
以上数据来自动脉橙产业智库

我们以独创的在线数据库方式,为健康产业人士提供全方位和实时的市场资讯、行业数据和分析师见解。现已覆盖数字健康、医疗器械、生物医药等近100+细分领域,涉及公司名单、招投标、投融资信息、头部企业动态等各类数据并持续更新。

点击 【申请试用】了解动脉橙产业智库更多内容。
精彩内容推荐

专访中国科大张效初教授:如何厘清科学家和企业家之间的角色转换?

让盲人看到世界 坚持关键共性技术创新突破,这家新三板企业如何领跑脑机接口?

王杰军:延续医者使命,打造领先的疼痛数字医疗平台

老年精神疾病诊疗需求爆发式增长,创新医疗服务如何供给?

钟庆宏

共发表文章204篇

最近内容
  • “AI+分子模拟”上云,如何破局新药研发难题

    2022-08-11

  • 3年服务近20万患者,中康通如何帮助创新药企实现营销转型?

    2022-08-09

  • 从口腔诊疗到口腔健康管理,定位高端的“泰康口腔”构筑齿科保险+医疗新生态

    2022-08-07

上一篇

圆心科技创新医疗生态合作伙伴大会召开,与华润三九创新型RWS项目正式启动

2021-11-24
下一篇

阿里健康财报披露关键进展,互联网医疗又找到一个突破口

2021-11-25